中亚“炸”了!两国为这事动手,伏笔19年前就埋下了……

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德米特里 时间:2020-09-30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9月27日星期日,位于高加索地区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因领土纠纷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战况颇为激烈。(图片:MoD of Armenia / twitter)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曾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之后双方在领土划分方面一直存在争议,此次冲突就发生在双方的争议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

亚阿双方围绕纳卡地区曾经爆发过多次摩擦,但自2016年以来双方保持了一定的克制。2个月前,双方再次发生流血事件,造成至少16人死亡。27日发生的冲突很可能是这场事件的延续,目前战斗还在进行。

废墟还在,仇恨更深。(图片:[email protected]

正在发生的矛盾无疑给这一片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破坏,而两国冲突背后的大国角力更让高加索地区陷入了无可自拔的漩涡之中。

文 | 德米特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 diqiuzhishiju),原文首发于2020年9月28日,原标题为《高加索,打起来了》,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谁先动的手?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简称纳卡,目前普遍被国际社会认为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领土被阿塞拜疆包围,并不与亚美尼亚接壤。

纳戈尔诺在俄语中是山的意思,而卡拉巴赫是阿塞拜疆语中的黑色花园。亚美尼亚人不认同这个阿塞拜疆语称呼,将一片地区称为阿尔察赫。

纳卡地区的人口以亚美尼亚族人为主,因此纳卡地区人民缺乏阿塞拜疆认同。在不能加入亚美尼亚的情况下,目前由当地政权“阿尔察赫共和国”实际统治,并一直寻求与亚美尼亚合并。

上:亚美尼亚国旗 下:阿尔察赫国旗

心之所往,路人皆知。(图片:Wikipedia)

9月27日,亚美尼亚国防部表示,从当地时间早8:10开始,阿塞拜疆单方面对纳卡地区发动了炮击,攻击范围包括该地首府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在内的普通民众定居地区,造成一名妇女和一名儿童当场丧生。

被炮火殃及的儿童。(图片:MFA of Artsakh /twitter)

具体的伤亡数据目前还无法核实,但出于对等原则,亚美尼亚已经开始了还击,该国外交部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反应将是相称的,阿塞拜疆的军事政治领导人对该局势负全部责任。”

亚美尼亚总理尼古拉·帕辛扬(Nikol Pashinyan)迅速反应,号召全国男性“准备捍卫我们的神圣家园。”

各方都是这么想的..(图片:Nikol Pashinyan / twitter)

帕辛扬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迅速发动了舆论攻势,一方面称赞自己的士兵,说他们有能力保护祖国免受邻国入侵;另一方面大肆指责对方,称阿塞拜疆巴库政府的这次军事行动是事先计划好的侵略行径,构成对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大规模挑衅”。

亚美尼亚国防部发言人阿瑟斯特·霍夫汉尼斯扬(Artsrun Hovhannisyan)称,他们击落了2架阿塞拜疆直升机、三架无人机,另有3辆坦克也被摧毁。但该说法遭到了阿塞拜疆的反对。

阿塞拜疆也说自己占了优势。摧毁敌方坦克,士气高涨。(图片:Azərbaycan Respublikası Müdafiə Nazirliyi)

阿塞拜疆方面否认是自己挑起的冲突,并指控亚美尼亚部队在前线发动了“蓄意和有针对性的”攻击。

同时阿方宣布进行战略反攻,为了“压制亚美尼亚武装部队的活动”,同时保护平民的安全。

阿塞拜疆下午公布了对方士兵伤亡的视频。(图片:阿塞拜疆国防部)

对于亚美尼亚国防部声称的战损,阿方全部予以否认,只承认有一架直升飞机失踪,但机组人员全部生还,并摧毁了12个亚美尼亚防空系统。

新时代的战争,不光要在战场上对峙,还要兼顾互联网的舆论。双方纷纷放出战地画面来打压对方。(图片:MoD of Armenia / twitter)

冲突发生后,阿塞拜疆总统阿里耶夫发布了电视讲话,他说:亚美尼亚的政策是“新领土的新战争”,“亚美尼亚一直在有意识地挑衅阿塞拜疆,他们将看到这一结果的痛苦”,“亚美尼亚是一个侵略国,这一侵略必须结束,这一侵略也必将结束!”

‘Karabağ bizimdir, Karabağ Azerbaycan’ındır’

“卡拉巴赫是我们的,卡拉巴赫属于阿塞拜疆“

(图片:Azərbaycan Respublikası Müdafiə Nazirliyi)

结尾,他言辞激烈地对亚美尼亚政府进行了攻击,将其称为“法西斯主义的另一种表现。”

双方都言之凿凿,指认攻击由对方先发起,而自己只是正当防卫,至于具体伤亡和损失也是各执一词。一时间,这一激烈冲突变成了罗生门,真相目前还未水落石出。

而纳卡当地则高度紧张,不久便宣布戒严和全面动员军队,以应对即将扩大的两国战事。

谁赢谁输,纳卡人民都要承受战争带来的恶劣后果。(图片:MFA of Artsakh /twitter)

2

是仇人,也是异端

早在两个月之前,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就出现了小规模的流血冲突。

今年7月,亚美尼亚东北部塔沃什与阿塞拜疆塔乌兹地区之间边界的平民区发生了炮击事件。至少有11名阿塞拜疆士兵和1名阿塞拜疆平民在这场冲突中身亡,而亚美尼亚方面则有4名士兵阵亡。

前线冲突爆发后引起了阿塞拜疆国民的强烈不满。在首都巴库,数千人无视新冠病毒下的聚集禁令,挥舞着国旗要求政府表现得强硬一点,动员军队夺回纳卡地区。

规模之大甚至让政府不得不用上了水炮车。老矛盾了,总会打起来的。(图片:BBC news)

毕竟关于纳卡地区,不管是亚美尼亚还是阿塞拜疆双方都有“被剥夺感”。

高加索地区位于俄罗斯和中东之间,这里的民族和宗教矛盾自古就存在。目前高加索地区的三个国家中,格鲁吉亚主要信仰东正教,阿塞拜疆主要信仰伊斯兰教,而亚美尼亚则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亚美尼亚境内小高加索山脉纵横,相传是圣经之中诺亚方舟最后着陆之地,传说中诺亚方舟停靠在亚拉拉特山上,因此这座山也是亚美尼亚人民心中的神山。

世界上最古老的大教堂就位于亚美尼亚。(图片:Gromwell / shutterstock)

亚美尼亚作为一个古老国家一直存在了一千多年,直到后来奥斯曼帝国崛起,被土耳其和伊朗瓜分。后来东亚美尼亚在苏联的扶持之下再度建国,但他们心中的神山亚拉拉特山则被土耳其占据,直到今天。

从亚美尼亚的首都望向亚拉拉特山,神山仍在心中,却不在国土中了。(图片:Սէրուժ Ուրիշեան / Wikipedia)

这种被穆斯林占据土地的仇恨也延伸到了阿塞拜疆身上,况且阿塞拜疆人自己也认为他们与土耳其属于同一民族。

由于长期的外族占领,此时高加索变成了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民族混居的状态,各有自己的小聚居地,但是并不连成一片。

在苏联时期这个问题也没有得到重视,三国都属于外高加索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也没有必要进行区分。

这就导致苏联解体之后,高加索三国独立,出现了很多飞地问题。

争议较小的是亚美尼亚南部的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国际社会基本都认同是阿塞拜疆的领土,但其自身却有着独立倾向。

主要矛盾就集中在纳卡地区。

上世纪80年代末,在苏联已经摇摇欲坠的时候,卡拉巴赫亚美尼亚人开始在他们的首府斯捷潘奈克特举行示威,支持与亚美尼亚共和国统一。亚美尼亚本土人民对这场示威进行了声援。

本来不反苏也不想独立的,发展成泛亚美尼亚运动后再加上苏联不行了,索性独立了呗。(图片:ՌուսլանՍարգսյան /wikipedia)

卡拉巴赫的人民代表大会举行投票,以110票对17票通过该地区并入给亚美尼亚的诉求。但是这一结果遭到了莫斯科当局和阿塞拜疆人的反对,战争随后打响了。

1991年末举行了全民公投,宣布了“独立”,阿塞拜疆人当然是不承认国中国的。(图片:直接民主)

3

权力真空期

1991年苏联解体,高加索地区出现了一个权力真空期,后苏联时代没有一个强力的大国能斡旋双方的矛盾,战事开始向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两国同时独立,纳卡的归属问题也摆在了桌面上。

冲突逐步升级,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双方的军队里都有大量来自乌克兰与俄罗斯的佣兵。有多达一千名的阿富汗圣战士加入阿塞拜疆阵营参与作战,也有车臣战士来到阿塞拜疆支持穆斯林兄弟打击基督徒。而亚美尼亚一方则完全倒向俄罗斯,以获得俄的武器援助。

战争期间的阿塞拜疆士兵。伊斯兰世界不仅提供了人员支持,也提供武器支持。(图片:Ruaf Mammadov / Wikipedia)

到1994年战争结束后,双方阵亡数千名士兵,各类人员伤亡达到3万余。

战争造成了超过100万人的大迁徙,纳卡地区战前有约23%的人是阿塞拜疆族,战争中几乎全部逃离到阿国其他地区;而散居在阿境内各处的亚美尼亚族也纷纷跑到亚国或者纳卡地区。

战争期间,大片的难民营建立起来,暂时收留着无家可归的纳卡居民。(难民营中的婚礼)(图片:Oleg Litvin / Wikipedia)

战争在俄、美、法三国的调停下暂时停火,但是矛盾却没有平息。独立之后的混乱时期过去之后,高加索地区的形势也逐渐清晰起来。

作为自认为是突厥民族的穆斯林国家,阿塞拜疆与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一样,走上了与俄罗斯及其盟友对抗的道路,在政治上向土耳其和美国靠拢。

阿塞拜疆国内什叶派穆斯林所占的百分比。仅次于宗教治国的伊朗。只不过是最世俗的穆斯林国家。(图片:The Road Provides / Shutterstock)

土耳其也乐得接纳这个新朋友,一方面是双方语言宗教相近。一些语言学家甚至认为,阿语就是土语的方言。目前有近110万阿塞拜疆人生活在土耳其境内,由于阿国人民移民土耳其热情很高,这一数字还在上升。

这次用得上嘛?(图片:twitter)

另一方面土耳其可以利用阿国将势力范围扩充到里海沿岸,对未来获得里海的油气资源有一定意义,是俄土千年对抗的一个重要棋子。

阿国首都巴库就临近里海。土耳其想在里海分一杯羹,只能通过和阿国合作。(土耳其的跨大西洋天然气管道落成典礼)(图片:President.az/ Wikipedia)

因此阿塞拜疆宣布独立以后,土耳其第一个承认其地位,并与之签订军事合作协定,强调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其中任何一方受到第三个国家或其它国家的袭击时,将组成一支共同的安全防御力量。

同一个民族的两个国家,突厥血统好盟友。(图片:President.az / Wikipedia)

而亚美尼亚是地区唯一的基督教国家,历史上也曾被土耳其人有计划地进行过种族灭绝屠杀,可以说是有世仇,迄今两国仍然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地缘方面亚美尼亚领土狭长,东部和南部与阿塞拜疆接壤,西邻土耳其。

强敌环伺之下,亚美尼亚主动做了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的代理人,也是俄罗斯在这地区唯一的盟友。

大国的介入让高加索地区的局势愈加复杂,双方的冲突和纷争似乎永无止境。

参考文献:

1.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3415693

2.https://www.trtworld.com/middle-east/president-aliyev-armenia-targets-civilians-in-azerbaijan-front-line-40084

3.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4/04/c_128861589.htm

4.https://uk.reuters.com/article/uk-armenia-azerbaijan-turkey/turkey-calls-on-armenia-to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067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