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惹柏特拉:马来西亚是如何解决问题的

原标题:毫不留情∶老兄,那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at’s the way to solve the problem, mate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6-06-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注解∶西西留

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建议媒体,以『猪流感』重新取代目前所沿用的A(H1N1)型流感一词。对电台和电视广播员来说,用马来语来说『猪流感』会比说『H1N1』更加容易些。

全世界所担忧的

专家∶H1N1 失控•试图遏制病毒是不可能的

亚特兰大讯∶卫生官员预测如今有接近一百万名的美国人已患上H1N1流感。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亚特兰大总部流感监测团队负责人费南利(Lyn Finelli)在亚特兰大昨天的一个疫苗咨询会议中做出这样的预测。

有关的预测是根据数学模式而做出的。接近2万8千宗的美国个案已向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报备,这已经接近全世界的一半病例。在美国共有3065人在医院留医,而共有127个死亡病例。预测在接下来的每一年共有1500万到6000万美国人会染上季节性的流感。

虽然留院的比率已经上升,但是那也许是因为对严重的病患采取了严密的检查。Finelli说,需要入院的征兆时需要三天的时间来判断的。平均的留院时间是三天。

在许多案例中,其他的健康问题也是要素之一∶大约三分之一的留院案例都患有气喘,16%的人有糖尿病,12%的人有免疫力问题,然后有11%的有慢性心脏病。数字也再次显示年轻的一群染上新病毒的风险比较高。

不过数据也显示,对患上流感的成年人来说比较危险。猪流感的病患的平均年龄是12岁,入院病患的平均年龄是20岁,而死亡的病人的平均年龄是37岁。

在伦敦,有报告在昨天揭发说一些英国的地区有许多H1N1流感的个案,有无法遏制的迹象。

在一些黑区,抗病毒治疗只给于那些有症状的人,学校也不再关闭。卫生秘书长安迪•伯纳姆(Andy Burnham)以及英格兰首席医务官利亚姆•唐纳森爵士(Sir Liam Donaldson)在昨天说,在一些黑区,病毒的证实和清洗消耗着非常多的时间和资源。

这些地区,包括中西部和伦敦已经从污染区逐渐转变成扩散区。有关的管理也从健康保护单位转到健康策略当局和当地健康信托。Burnham说,到昨天早晨为止,在英国共有3597个确诊病例。

“大多数的个案都只显示轻微的征兆,虽然有些个案比较严重。”他说道。“我们的方法是专注在遏制扩散,与当地的健康单位合作确认病例,然后尽快将他们隔离,然后给予抗病毒治疗,而他们四周的人就提供他们预防治疗。

这是非常消耗资源的,不过这带来非常高效的成功率。”他补充说,虽然遏制工作有效,卫生部不会因此大意以为能永久遏制此症。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马来西亚是如何解决问题的

用回『猪流感』

【马新社】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建议媒体,以『猪流感』重新取代目前所沿用的A(H1N1)型流感一词。

他说,这么做旨在确保人们了解这个病毒的危险性,有关流感方面的讯息将更准确的传达给民众。

「至于马来文方面,有些新闻拒绝使用H1N1字眼,因此,若是统称为猪流感则较为方便。」

对电台和电视广播员来说,用马来语来说『猪流感』会比说H1N1更加容易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就是马来西亚如何解决H1N1的问题。我们会给它起一个新的名字,好让那些马来播报员容易称呼。所以,与其叫它做H1N1,我们会称之为猪流感。

H1N1用马来语说的话很拗口。用英语的话,‘H万N万’只有四个音节。不过如果是马来语的话,就是‘H沙度N沙度’,共六个音节。而‘色色马巴比’(马来语猪流感的发音)只是五个音节。

“等一等,”你也许会说。 “若我们只是在意音节的话,这两个词的分别也只不过是差一个音节而已嘛,会有问题吗?” 所以就说咯,称之为猪流感是还有另一个原因的。那就是,就如部长说,“确保人们了解这个病毒的危险性,有关流感方面的讯息将更准确的传达给民众。”

看来若是称之为H1N1,那么人们就会松懈,不会觉得严重或危险。不过若有用到‘猪’这个字的话,那么人们就会警觉那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我很担心,也许,有些大马人会开始抗议我们称之为猪流感而不是H1N1。你看,在前些时候,有些人,有些方面不是决定了大家不应该用‘猪(babi)’这 个字,而是要用‘豚(khinzir)’来代替。所以,我们现在是不是又要把猪流感改去豚流感,以确保我们是‘政治正确’的呢?

唉,我真庆幸我不是内阁部长。你可看到部长们在面对解决问题,如对抗传染症的困境了吗?他们花费几个星期的时间,召开一连串的会议,就是为了要想出这些病症应该用什么名称,以便能够通过恰当的名称来消除这些能够危害生命的病症。

马来西亚是怎样消除非法大耳窿

实际上,若你只是坐下来,好好想想我们国家面对的问题的话,即使你的脑筋普通,你也可以想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拿大耳窿的问题来说吧。给那些不怎么认识马来西亚的人知道下,大耳窿的问题已经有整百年这么久了,早在独立的1957年之前就有了。

实际上,整个问题是在1900年代早期开始的。当印度人和华人来到这里的矿场和园坵工作的时候,他们都因为被银行家看不上眼,所以有借不到钱的问题。而他们自己的族群的借贷者就为他们扮演了银行的角色。

这本来是好事来的。在那个时候都没有信用卡或金融公司。因此唯一的方法就是向这些借贷者借钱。现在,我们有许多信用卡公司,他们可以在街上或购物中心拦住 你,为你提供信用卡。若你已经有了一张,要得到另一张就更加容易。所以你最后可以得到一整排的信用卡,每张卡的信用额是马币五千元。

我亲眼看过在银行门外就有设立这样的柜台,他们会在你进出银行时捉住你,要你申请信用卡。试想想,若你有十张信用卡,你就可以一时之间花费马币五万元。

当然,若你的月薪只有马币两千元左右的话,你就要花费几十年来还清这笔债务了。不过你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你可以跟大耳窿借马币两万元,来还清一些信用卡债务,然后给大耳窿超昂贵的利息钱,会给到你死(有时真的会死的)。

所以,政府要如何解决这问题呢?他们会禁止大耳窿,逮捕大耳窿集团的老板,关他们起来吗?他们在两年前有试着这么做,结果商业犯罪组的总监被捕,然后被控上‘滥权’罪。所以最好别去动那些大耳窿集团老板,不然就会坐牢的。

好,下一个解决方案。他们会否要对信用卡的申请采取更严格的条规,以防止无力还债的人们欠下一屁股债呢?当然不会!那样会伤害到这行业的。他们必须找另外一些方法,一些不会损害到信用卡或大耳窿行业的方法。

无论如何,部长已经寻根问底了。在他的吉隆坡短暂走街后,他决定要消灭大耳窿,方法就是把他们全部合法化。

就是酱咯。马来西亚消除非法大耳窿的方法就是登记所有的大耳窿,然后将他们合法化。(就像一些国家的妓女在登记后,就可以成为合法的‘性工作者’。在一转眼之间,卖淫就不存在了。)

很快的,在马来西亚就不再有非法的大耳窿,只有合法的大耳窿。所以,若我们能够找到宗教当局用一些恰当的回教方法来宰猪,那么猪肉,火腿和熏肉都不再是haram的了。我敢打赌部长从来都没有想到这绝世好桥。

Labels: 毫不留情

登入为: admin
妙文:马来西亚是如何解决问题的.txt · 上一次变更: 2013/03/16 00:02 通过 admin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