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点口水,多点关注

来源:诗华资讯      作者:蓝志锋    2015年11月29日

檳城巫统议员法立提出的填海动议,是针对林冠英领导和强调「能力、问责与透明」的檳州政府。

我不否认,这是充满政治计算的公共利益课题。若巫统真的关注填海课题,应该冻结国阵掌权期间批准的3000多英亩的填海计划。

动议掀起的爭议,让火箭和蓝眼陷入失和状態,焦点被转移,是各方意想不到的发展。

动议由两个部分组成,即所有涉及填海发展计划,必须先进行公共听证会諮询民意;以及,要求州议会指示州行政议会搁置所有新的填海计划,直至详细研究报告出炉,並取消带来负面影响的计划。

动议辩论和表决前,林冠英已经知道它的存在。他也是7名参与辩论的行动党议员之一。根据以往的经验,州议长会与行政议会针对议会的动议和相关课题进行沟通。

同时,行政议会的立场和態度对州议会的运作有直接影响。任何动议的辩论和通过,都是立法机构的政治立场和態度的展现。至于是否能转成可落实的行政措 施,交由行政机构的政府决定。填海动议引发的「政治效忠」口水战,林冠英非常不满意也不高兴,自家议员支持巫统动议,盟党议员投弃权。

朝野议员是否应该因为动议由巫统提出,不加思索直接反对,甚至连弃权都不行?填海是重大的全民和公共利益课题,对环境、经济和社会有深远影响。人民有权知道填海的详情,填了之后就一去不回头。

州议会、州行政议会,甚至公账会有职责和义务告知人民填海详情,尽最大努力透明化所有过程,將可能藏著魔鬼的细节摊在阳光下,让全民检视。

这是体现参与式民主的最佳方式,区分与前朝政府作风的最好时刻,以及落实「CAT」的最佳场合。

若只按照政党意愿投票,少了原则和良心元素,议员沦为「投票机器」。很多时候,全民利益与执政党利益有衝突,此刻更需拋弃以往的僵硬表决方式,让议员根据民意投票。

若这是健康运作的民主体制,应该允许在全民利益课题上出现跨党派合作的情况,这也是议会民主改革的重要指標。对州政府,朝野议员和全民都是喜讯。况且,希联议员多次在国会推动跨党派的全民利益课题动议,回到本身执政的州政府,不该出现双重標准。

若林冠英紧咬公正党不放,继续口沫横飞鞭挞盟党,这让巫统的另一项目標达到了,成功以填海课题分裂行动党和公正党。

这也曝露缺乏包容和接纳异议的胸怀,充满战斗力的领袖应该把焦点拉回填海课题。爭议重点不应是5蓝眼议员的「良心投票」,更不是质疑「王敬文发动兵变要当副首长」。

真正和切身的议题是,檳城真的需要这么多填海计划吗?有没有其他替代方案吗?人民如何参与影响深远的大型基建发展计划?

填海计划下,檳城人有否发言权,针对填海对你的影响表达心声,谁是最大的受惠者?若民眾的权益受填海侵蚀,有什么反对机制?

身为檳城人,特別是阿逸布爹选民,我不反对填海,但不赞成凡是以填海为优先的做法。填海应该是最后一个方案,它对环境带来深远和无可挽回的影响。

填海之后,檳岛的海龟身形会更变样。从国阵到民联,乃至现在的希联,多年填海计划导致檳岛的龟形走样,变成「肥龟」。

2011年12月乔治市曾因「胖龟」身形,导致乔治市被迫延后升格为市,因为多年的填海计划,导致新长出来的「部分」来不及在宪报上颁布,无法在2012年1月1日的乔治市日上,宣布升格为市。

停止没有意义的口水战,民眾关注的不是这些杂音,而是更大的填海和公共参与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