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前传:谁是始作俑者?

来源:游无穷    由 后沙    2021年5月14日

自4月中旬穆斯林斋月开始以来,巴以冲突不断升级。5月7日,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军警在阿克萨清真寺禁区内爆发大规模冲突、5月10日在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再次出现流血冲突。

10日晚,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向特拉维夫发射了1000多发火箭弹,以方战机则大规模轰炸了加沙地带。

目前冲突已演变成自2014年以来双方最激烈的交火,甚至可能重新爆发全面战争。截止今天,以色列的轰炸已造成加沙地带全面停电,共119人死亡,4000多栋民宅被毁;以方有7人死亡。

以色列命令加沙地带边界4公里区域内的居民点居民全部进入防空洞,以色列空军和陆军正准备攻击加沙地带。

这次交火仍然呈现出了以前的特点:

军事上,以军占有绝对优势,巴方面损失惨重,而以方损失则相当轻微;

政治上,以色列在国际社会中处于孤立状态,巴勒斯坦得到了绝大多数国家的同情,除了美国之外。

今天,约旦河西岸举行了大规模游行和抗议活动,声援加沙地带和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示威者与以色列军警爆发冲突,造成了100多人受伤。

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冲突,开始向全世界蔓延。

5月12日,在以色列驻纽约领事馆门口,数千名双方支持者高喊口号、挥舞旗帜,爆发了激烈的肢体冲突。

冲突双方大多是美国的阿拉伯族裔和犹太裔,以及双方支持者。

 

在纽约另一些街区,打着不同国旗上街的民众,只要遇上就会产生口角或者扭打。美国警方相当克制,毕竟两边都不好惹,只要不闹出人命,一般不采取强制手段。

推特等网络平台上也是吵死,以色列女星盖尔·加朵(《神奇女侠》主演)由于发声支持以色列,被许多网友指责她在支持“种族清洗”和“大规模种族屠杀”,是以色列宣传工具(她在以军服过役),最后被骂到关评。

联合国安理会原计划于今天召开紧急会议(由中国、挪威、突尼斯发起),并邀请巴以双方代表出席,但由于遭到美国阻挠,会议不得不推迟到16日。

换句话说,就是美国在为以方军事行为腾时间,这种袒护行为,美国已经在安理会上演过许多次。

对于美国在安理会的破坏行为,华春莹今天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美国口口声声说关心穆斯林的人权,但如今以巴冲突再起,大批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被卷入战火,遭受苦难。但是美国对巴勒斯坦民众所遭受的苦难不闻不问,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予以强烈阻挠。与此同时,它却伙同德国、英国和几个极个别的盟友基于谎言和政治偏见,妄借联合国的名义去举办毫无意义的涉疆问题会议,就是一场政治闹剧。这么做,它到底有什么目的?”

华春莹强调,“美方应该认识到,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的命同样珍贵。”

美国天天打着“捍卫穆斯林人权”的旗号,却干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勾当。当巴勒斯坦地区的穆斯林遭到暴力对待时,美国在给以色列帮忙。

巴勒斯坦冲突是联合国两个老大难问题之一,始作俑者就是美国和英国这两个盎格鲁-撒克逊同伙。(还有一个是“克什米尔”问题,以后再写)。

巴以冲突前传

现代巴勒斯坦问题的起源可追溯到1897年在瑞士巴塞尔召开的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大会,它通过了一项在巴勒斯坦地区实行殖民定居的纲领,从而为建立完全由犹太人组成的国家铺平了道路。

犹太人在欧洲制造了一个谎言:巴勒斯坦是一块无人居住的土地,而犹太人是没有土地的民族,所以,这里是他们的天然家园。

事实上,400多年来巴勒斯坦一直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当时大约有50万人,其中40万是穆斯林、5.3万是基督徒、4.7万是犹太人。

而犹太人目标是将穆斯林和基督徒赶出这片土地,并禁止非犹太教的存在(今年2月,在阿什杜德市,一名在当地传播基督徒的外国游客就因为赠送福音书给别人,被以色列军警逮捕,但很少有西方媒体报道这件事)。

巴勒斯坦人也渴望从奥斯曼帝国独立出来,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们看到了统治者崩溃的机会。

而英国为了打击与德国同一阵营的奥斯曼帝国,向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阿拉伯人承诺,只要他们帮助英军(在内部发动起义),那么战后,各殖民地都将获得独立(麦克马洪写给阿拉伯领袖的信件)。

然而,英国在战争末期又与法国秘密签订《萨克斯-皮柯协定》,划出中东地区势力范围:大叙利亚和大黎巴嫩归法国;大伊拉克和约旦地区归英国。

巴勒斯坦由于三教圣城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由国际共管。

而这时阿拉伯人还不知道英国的背叛行为。

1917年,英军和阿拉伯军团开进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认为自己履行了约定与英国并肩作战,那么,根据《麦克马洪协定》英国也将履行义务。

但英国不仅背信弃义,而且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还写信给犹太复国主义联盟副主席罗斯柴尔德勋爵,向他保证“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民族家园,同时不得损害非犹太人利益。”

为了在战后得到犹太金融集团的支持,英国与罗斯柴尔德做了一次肮脏的交易,而英国战友-巴勒斯坦人则被出卖。

1919年,巴勒斯坦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反对《贝尔福宣言》。

1920年,英国在色佛尔会议上取了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权,成了这里的统治者,并派犹太人塞缪尔出任英国驻巴勒斯坦高级专员(总督般的权力)。

从这时起,祸根已经在这里种下,一个犹太人代表英国统治巴勒斯坦,那么《贝尔福宣言》里的犹太人“民族家园”就会一步一步变成国家。

1922年巴勒斯坦人发表白皮书,拒绝成立“立法委员会”,因为他们看到英国正在与犹太人勾结,准备以法律名义否认巴勒斯坦人独立的权利。

从1929年起,犹太人着手实施殖民定居纲领,在人口比例处于绝对劣势,尚未建立军事组织的情况下,犹太人以“民族基金会”的名义出资购买了巴勒斯坦北部的一大片土地,赶走了2546名阿拉伯农民。当时,这块地属于一名黎巴嫩的“不在地主”(地是他的,但他不住在这里)。

这种购地手段持续了将近10年,资金都是由欧洲的犹太资本家提供。

1939年二战爆发,英国再次需要阿拉伯人支持,于是公布了一份白皮书,承诺限制犹太人购地和迁入,并帮助巴勒斯坦人在1949年之前获得独立。

阿拉伯人再一次相信了英国人,因为英国人说得非常真诚。

二战结束后,英国该兑现承诺了吧?但这时英国装死了,改由美国出面。

罗斯福在世时,曾多次向国际社会保证:美国政府认为,不经过与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充分协商,不得作出改变巴勒斯坦现状的任何决定。

1945年4月5日,罗斯福去世前一周,他写一封给沙特的信,重申美国保持中立,不支持任何一方的承诺。

但盎格鲁-撒克逊人很快又表现出无信无义的特点。

杜鲁门一上台,就大讲犹太人悲惨境遇,又拿出《贝尔福宣言》说事。杜鲁门在当参议员时就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支持者,并一直接受犹太资金的支持。

美国和英国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硬生生地将1939年承诺又给吃了回去。

英国不是承诺限制犹太人迁入巴勒斯坦吗以?但美国却要求英国允许10万名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而英国则对巴勒斯坦双手一摊:不是我不帮助你们,是美国不同意哦。

犹太人的人口结构比例上升后,这里就出现了多个恐怖组织,如伊尔贡、哈加纳、斯特恩集团等,从此,这里便充满了血腥和暴力。

如果之前巴勒斯坦人以血腥手段对付人口微不足道的犹太人,历史会怎么样?当然,历史没有如果。

美国则在道德占据了高地,它提醒英国人及欧洲人:犹太人被纳粹德国残酷迫害,而欧洲正在战后最困难时期,无依无靠的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是他们唯一的生存希望。

1945年秋天,杜鲁门从波茨坦会议回来后,就在记者会上公开放弃罗斯福中立路线,提出了两点主张:

一、尽量让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

二,与英国人和阿拉伯人一道努力,在和平基础上建立一个国家。

根据英国的政策,当时犹太人移民人数已达到了上限,英国也不会再颁发新的通行证。

而在美国支持之下,想要进入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有一百万人之多。

英国自己并不想彻底失去对巴勒斯坦的统治,但又不想得罪犹太人,它就将问题推给了联合国。

12月10日,美国成立了联合委员会,成员有:德州资深法官赫切森、普林斯顿教授弗兰克,《波士顿先驱报》总编巴克斯顿,资深外交官菲利普斯等人,大部分经费由犹太人负责。

委员会提出了犹太人建国三原则:

一、在巴勒斯坦,犹太人不统治阿拉伯人,反之亦然。

二、巴勒斯坦不是一个犹太人国家,也不是阿拉人的国家。

三,在国际协议下,充分保障耶路撒冷各宗教群体的利益。

1946年4月30日,杜鲁门采纳了建议。

以色列建国进入了实质运作阶段,针对英国的恐怖活动进入高峰期,包括大卫王饭店爆炸案、英军士兵被绞死在仓库、埋地雷炸死收尸的英军军官等……

由于受到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强烈谴责,英国对过于赤裸裸的美国和急不可待的犹太人也产生了不满。

1947年2月,英国外交大臣贝文解释称:巴勒斯坦问题是由美国支持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引起的。如果不是杜鲁门坚持让十万名犹太人移居这里,英国的和平计划将会顺利推行。

英国的解释就是在暗示,美国已经主导了巴勒斯坦问题,它无能为力。

在10月份,犹太人恐怖组织伊尔贡在巴尔达特-谢克村制造了大屠杀事件,共600多名平民被杀,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犹太人还砍下儿童的手脚和头颅,将残肢扔到别的村庄,在极度恐惧之下,成千上万巴勒斯坦人逃离了家园。

看来犹太人说的“无人居住的土地”就是这个意思。

1948年5月14日深夜12点,犹太人宣布建国。

5月15日,英军撤离巴勒斯坦,老子不管了,这里进入了无政府状态。

而美国在犹太人宣布建国仅仅11分钟之后,就承认了这个新国家。

5月16日,埃及军队越过巴勒斯坦边界,要去恢复秩序。当时阿拉伯军队要是坚决打的话,可以打败立足未稳的犹太人,但阿拉伯人居然打了一会,又同意停战四周。

等犹太人在这四周内缓过劲来,阿拉伯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犹太人武器是哪里来的?美国黑手党头子、纽约贩毒集团老大迈耶.兰斯基提供的,背后就是美军情报机构,否则,如何能突破英军封锁线?

1949年双方停火,这时,犹太人控制了巴勒斯坦77%土地,近90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50年代,难民营永久化,后来变成了难民问题,直到60年巴勒斯坦人才组织起了武装–法塔赫、人阵(马列主义)、民阵(马列主义)等,以宗教为号召力的哈巴斯则是在80年成立。

中国从毛主席领导那一代人开始,就一直坚持“支持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业”的路线。这既是道义上的立场,也是战略上的需要。而美国是是想通过以色列控制整个中东。

1967年战争之后,以色列地盘大大扩张,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巴勒斯坦人的地盘就那点绿色。这里产生了多少难民?发生了多少惨案?罄竹难书。

中国的主张是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良方,对以色列也没有什么不公平。

要是全面开战的话,美国将只能被迫抽身于中东地区,集体精力对付中国的新算盘将难有机会实现。

就看精明的犹太人要怎么算中东这笔历史老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