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乌克兰老红军被孙辈用纳粹手势羞辱

来源:游无穷     由 后沙     2021年5月13日

5月9日,是苏联原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卫国战争胜利日,今年是76周年。然而在乌克兰,这个伟大纪念日却早已变味,近几年来,甚至到了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地步。

去年,乌克兰外长就说过:乌克兰将不会再在5月9日组织官方活动庆祝“胜利日”。基辅打算以自己的方式提醒各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

所谓“自己的方式”就是依照美国一些学者发明的“真相”–二战是由德国和苏联共同发起。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些政客、学者、媒体正试图修改二战历史,将自己今天需要的“历史真相”强行灌输给这一代青年人。

在5月9日“胜利日”,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果又再次出现在乌克兰街头。

当天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当一名胸前挂满勋章的一名老红军前往永恒荣耀公园献花时,一名年轻人却用纳粹手势对他进行羞辱,现场没有任何人出现制止或谴责这种丑行。

第二天警方找到了这名男子,他叫米哈伊尔,年仅16岁,是当地极右翼组织成员。乌克兰媒体称,作为未成年人,他显然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其实,就算是成年人,他也不会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因为现在除了塞尔维亚之外,东欧各国当局都在纵容这种行为。

乌克兰自2004年“橙色革命”之后,不仅陷入长期的社会动荡,而且连二战历史都被改写。

这位16岁少年看来还是“不够胆”,在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这些大小恶棍曾经当街殴打过老红军。在他们眼中,乌克兰历史英雄是当年的“皇协军”–纳粹走狗班德拉匪帮。

在政治上,2018年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便计划将二战时期与纳粹德国合作的全部武装人员承认为退伍军人,并给予荣誉。

在这种政治和社会背景下,乌克兰健在的老红军的处境可想而知。

他们今天至少都在90岁以上,再过几年就不会再有苏联老红军在世了。悲哀的是,当年令纳粹闻风丧胆的红军战士,今天却受到了孙辈们的纳粹手势羞辱,而他们手里已经没有枪了。

而随之兴起的是形形色色带有纳粹色彩的组织,比如“亚速营”、“右区”等准军事组织。

这些组织充满着黑色幽默,他们打着纳粹旗号,却顶着西方“民主”光环。在乌克兰社会,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暴徒,而在美国眼中,他们又是“民主斗士”,谁也说不清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混合体?

2019年,乌克兰“亚速营”基辅分支小头目菲利莫罗,甚至带人来到了中国香港,给曱甴们现场打气,他还在脸书上说:要跟香港民主人士站在一起,向它们学习,但不会对它们进行训练。

纳粹分子和曱甴一起闹“民主”,可见乱港分子是什么货色?

而在美国眼中,这些货色却都是手中的宝贝,乌克兰新纳粹影响力越大,反俄倾向就越严重,这符合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 因此,美国不仅不会去谴责他们,反而会去支持他们。

“亚速营”和“右区”等新纳粹组织,就是恐怖分子,他们杀人、抢劫、强奸、贩毒、拐卖妇女到西欧当性奴……无恶不作,在乌东地区,对同为乌克兰人的俄罗斯族裔极其残忍,斩首、火刑、钉十字架……

2014年,它们借着街头运动从地下走到地上,后台老板就是美国NGO和当地寡头。只要打着“反俄”旗号,美国可以跟任何人,任何组织合作,就美国像在伊拉克、叙利亚与ISIS默契配合一样。

乌克兰政府也不敢去得罪他们,一来,乌克兰政客本身就反对一切与苏共有关的事物;二来,他们知道其后台老板是谁?

然而,乌克兰却处于历史悖论之中:他们今天的领土是斯大林划出来的,如果否定苏联的一切,那么,西乌克兰(加利西亚)地区二战前是属于波兰人的,怎么办?不还给波兰人又怎么否定苏联?

如果没有当年与德国纳粹军团浴血奋战的红军战士,又何来乌克兰?

2009年在利沃夫的“胜利日”游行被极右翼势力破坏后,有学者曾问过:参加游行的老兵,到底是英雄还是恶棍?今天的乌克兰人已经无法确定了。

行纳粹礼的16岁少年,只是乌克兰社会迷失的一个缩影。乌克兰仿佛喝了一种慢性毒药,毒性正在慢慢发作。

西方的“良药”

1991后8月24日,乌克兰宣布独立,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在12月变成了总统。

美国手把手“指导”乌克兰走向美好明天,将美式“民主”、新自由主义作为一副良药强行灌入乌克兰口中。

然后将乌克兰开膛剖腹做手术,把“三权分立”、议会制、选举制、自由媒体,全部移植到它身上,乌克兰被誉为“最民主的典范”,连美国、英国、法国都没“民主”到这地步。接着乌克兰挥刀自宫,放弃了所有核武器。

服药和自宫之后,乌克兰很嗨,陶醉在西方吹捧之中,但身子骨是一天比一天弱。

乌克兰歇斯底里地向西方靠拢。没过几年,全国就掀起了“去共”浪潮,跟苏联有关的地名、街名、校名、全部更改;跟红军有关的纪念碑全部拆除;历史发明家垄断了乌克兰的教育和出版领域。

通过“橙色革命”上台的政客们,更是极力支持这种行为,他们要把整个历史倒转过来,以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得到西方认可的反俄行为)。

当西方不愿重提与苏联共御强敌的历史时,乌克兰心领神会,变本加厉。基辅不叫解放,称为被“侵略者占领”,什么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波斯坦公告这些历史文件都避而不谈。

纳粹罪行在纽伦堡大审判中已定为铁案,各国与纳粹合作的“皇协军”也是战犯。当乌克兰为班德拉匪帮翻案,不就是打了盟军的耳光吗?

纳粹德国想干而干不了的事,乌克兰等办到了,他们连乌克兰传奇侦察兵库兹涅佐夫的纪念碑都敢砸碎,西方媒体却对此视而不见。

波罗的海三国也是如此,1998年8月,75岁老红军科洛诺夫被拉脱维亚警方逮捕,2000年1月,他被里加地区法院判了六年徒刑。

这位老人一直平平静静地生活在雷泽克内地区,热心助人,邻里友善。

他的“罪行”是:

当纳粹铁蹄踏入他的家乡时,20岁出头的科洛诺夫参加了游击队,一个人炸掉过二十多辆的德军运输车。

1944年,拉脱维亚的小巴特镇盘踞着一批“皇协军”,5月27日科洛诺夫和战友们杀进小巴特镇,共打死九名“皇协军”,全身而退。

没想到50多年后,他的勋章成了他的“罪证”,法院认定他屠杀了“平民”。这名老游击队员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居然不是坐了法西斯的牢,而是被他当年所保护的家园。

这起案子真正目的不是为了所谓的“转型正义”,而是向西方的效忠宣誓。

2002年2月,在俄罗斯和其它苏联原加盟共和国的压力下,科洛诺夫被改判无罪。

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拉脱维亚又把已经80多岁的科洛诺夫押上法庭,由雷泽克内市法院来审,一番羞辱之后,又被释放(保释)。

12月,转到拉特加斯克地区法院,罪名变成“抢劫罪”,游击队“抢劫”过地主家的马铃薯和草料,最终又是无罪释放。

三次审判,唯一作用就是要从根子上丑化红色记忆。

如果说拉脱维亚还想用法律做遮羞布的话,那么,乌克兰则是在裸奔。

他们已经公开宣布苏联是纳粹的盟友。或许他们在暗示美英是纳粹?因为美英苏三国结盟是二战最基本的历史事实。

在对学生的历史教育上,乌克兰“历史”变成:苏联红军和游击队打死纳粹匪帮,解放城镇,现在是不但无功,反而有罪。

这些毒教材的编写和审订,则是由美国豢养的教育NGO在各国策划,这些NGO还以学术为名,为乌克兰及东欧国家修改历史教科书提供经费。

通过修改历史课纲,令乌克兰下一代把认贼作父行为当成是拥抱“民主”,把羞辱老红军当成是“时尚而勇敢”的行为。

而对这一浪高过一浪的颠覆历史狂潮,普京在2019年5月19日说过:“我们今天看到,一些国家蓄意扭曲卫国战争,忘记人的尊严和荣誉,把那些纳粹帮凶当作偶像崇拜,毫无羞耻地向自己的孩子说谎话,背叛自己的先辈。”

今年4月6日,普京签署了一项法律,公开传播有关二战期间苏联行动的谣言、侮辱苏军老兵、为纳粹辩护、侮辱爱国者历史记忆者将面临最高三年强迫劳动及三百万卢布的罚款。

美国颠覆二战的行为,是一种背叛,客观上为纳粹减轻了罪行,正严重威胁着各个国家的安全。中俄两国对此有着清醒地认识,因此,中俄多次表示要携手共同捍卫二战史观。

把英雄说成小丑,把败类捧成英雄!这么干的人,用心何其歹毒?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了英雄,那么精神脊梁也就被打断了,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看看乌克兰的今天就知道,而美国是多么希望得到这种结果,当青年人脑子“中毒”后,美国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将他们当成街头运动的工具人。

乌克兰老红军的遭遇,说明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毁灭历史者,终将被历史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