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变异新冠病毒正在冲击中越灰色地带

来源:多维新闻     撰写:     2021-05-13 20:06:01

5月11日,越南国防部召开了一场防控新冠肺炎会议,会上指出,越军全军“已启动了最高级别防疫响应”。同日,河内、胡志明市等重要城市也召开类似会议,提出“启动最高级疫情防控方案”。一时间,越南全境一片风声鹤唳,越南卫生部甚至做好了“三万人感染”的准备。

乍一看,从4月27日开始的越南第四波新冠疫情似乎影响有限:越南全境目前有644名患者,较之全球其他疫区可算相当轻松。河内此举似有小题大作之嫌。但考虑到此番侵袭越南的是来自印度的B1.167变种病毒,其在中越之间的灰色地带造成了严重后果,越方此举就显得合理起来。

当外界关注印度疫情时,其变种病毒已经向外传播至东南亚

相对于已经接受现状,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略有回落的印度,印度的两种变异新冠病毒正在向周边地区延伸。(美联社)
外界仍把目光对准新德里等地的疫情及检疫情况,这使得印度之外的场合容易被忽略。(美联社)
事实上,也就在印度疫情升温之际,距离北印度最近的尼泊尔就开始了传播的过程。(路透社)
到5月上旬,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一带出现明显疫情,很多前来尼泊尔接种中国疫苗的印度人也带来了变种病毒。(美联社)
同理,在刚刚结束示威与短期无政府状态的缅甸,疫情也在蔓延,虽然军事管制有效地控制了人员流动,但越境往返印度的缅甸难民已成为传染源。(美联社)
在老挝,交通的改善导致新冠无症状感染者随之流动。(Getty)
很快,柬埔寨也在2021年4月成为此次疫情传播的重要热点地带之一。(新华社)

对越方来说,第四波疫情始于越方在安沛省接待一群“印度专家”,这批客人4月17日进入隔离点,19后纷纷确诊,到27日,越方发现了隔离点工作人员的感染链,随即叫停了4月30日“南北解放日”及劳动节期间的一切游艺、旅游等活动,疫区学校安排紧急停课,但这一切只是开始。

根据印度科学家研究结果,3月时发现并在4月下旬传入越南的印度双突变病毒可能导致免疫逃逸,降低疫苗效果,同时其传染性也会增强。这点很快就在中国处的通报中得以体现。

对河内人来说,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原计划在5月1日开放的轻轨2A线又延期了

河内方面对于宣传轻轨2A线是不遗余力的,毕竟这是越南为数不多真正可以立即投入运转的城市轨道交通。(越南之声网页截图)
河内方面最后邀请了法国阿拜维公司的专家来检测车站及车辆情况,但应越方要求,阿拜维最终只派出一人。(越南电子报截图)
必须承认,对2A线的攻击可能更多来自于越南海外媒体,譬如越南流亡者在美国建立的“越南人网”就有意选取了2A线高架桥的起伏设计。(越南人网网页截图)
目前,2A线沿线房地产价格仍在继续上涨。(越南人民报网截图)
2A线可以实现两列列车同时对开,尽管这种安排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越南经济网页截图)
总的来说,河内各轻轨站已经成为越南城市中的著名景观了。(越南城市生活报截图)
而就2A线的安排来说,这条轻轨线甚至也将成为游览河内的重要一环。(越南电子报截图)

据中国检疫部门于4月30日向越方通报的内容显示,多名从越南返回的“中国专家”感染新冠,越方接到通报消息后,从5月1日开始排查,发现了此前遗漏的传染链盲区。中方的预警也成了越方加大力度采取检测、隔离等手段的重要信号。

据越方调查,在4月9日至23日期间,曾有五名中方人员同在安沛省收容“印度专家”的隔离点内,这五人可能在4月18日后在隔离点内染病,并在无症状状态下解除隔离,于4月23日至29日间在越南各地公干、游玩。

由于中方“专家”在23日后就频繁进出岘港等地的美容院、按摩室、卡拉OK等密闭空间娱乐场所,其行为近乎冶游,这使得越方的流行病调查工作与警方整治娱乐场所的工作几乎并行展开。也就在这种合法与非法的灰色空间内,越方发现了另一条传染链。

图为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身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正在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武汉是中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也是越方明确宣布要学习封城经验的对象。(路透社)

图为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身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正在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武汉是中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也是越方明确宣布要学习封城经验的对象。(路透社)

到5月9日,这五人导致越南境内至少69人被传染,其中最早确诊的感染者约在4月23日染病。此次变种病毒的传播能力由此可见一斑。越方也由此在全境下达娱乐场所禁令,避免疫情扩大。

此后,越方又先后于5月6、7日间在河内发现大规模医院感染。对此,越南总理范明政在9日发表讲话,要求各地应“采取积极措施、提高警惕”,一旦“发生无法控制的大规模疫情”,当地负责人应被追责问责。

目前,越方自第四波疫情开始的“21天隔离”、大规模接种疫苗以及疫区封城等手段是有效且有用的。其新增患者人数从最高峰5月10日时的125人下降到12日时的52人。

在新冠疫情下的有力表现已成为河内的一大政绩

岘港等地的医务工作者已再次防护停当,深入社区监控隔离者的健康情况。(路透社)
作为河内官僚系统的司令塔,担任国家主席的阮春福继续在越南外交、内政领域扮演关键领导角色。(美联社)
北京曾夸奖越方在疫情期间的管制能力,而今,这一能力正在接受严峻考验。(新华社)
在胡志明市等地,由于天气炎热,一些民众不愿戴口罩,对此,当局已经下达政令。(路透社)
对越南来说,2021年的几次小规模爆发使之有了从封城到封闭街区的熟练经验。(路透社)

但对于河内来说,对抗印度变种病毒的战斗可能才刚刚开始。相对于明处的疫情管制,包括边境一线的灰色地带就是灾区。考虑到越南靠近柬埔寨、老挝的隆安省、西宁省等地越境事件频发,老挝在四月新增了2100%的患者,越军也从4月25日开始在越南西南部严防死守。

此外,中越边境存在的灰色地带可能也是隐患。根据越方边检数据显示,从2021年1月1日到5月6日,中越边境就有13,859人(含336名中国人)从中方一侧非法潜入越南境内。

相对于多数往返中越走私小额物资的越方人员,穿越越南前往老挝、柬埔寨实施网络赌博或电信诈骗的中方人员已成高危人群。这对越方的防疫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威胁,类似案件的查办与侦破,或许也将成为防堵印度变种病毒侵入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