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失:AI时代,骇客帝国还是共产主义

来源:临溪钓叟的博客       (2017-05-30 08:44:02)

人类最强的围棋棋手柯洁0:3输给阿尔发狗了。

 
在深蓝的时代,在国际象棋方面,人类棋手就已经不是人工智能的对手了。今天,在更复杂的围棋方面,人类棋手也输了。
 
与深蓝不同,阿尔法狗的棋法不是来自现成的棋谱,而是来自“深度学习”。
 
明确地说,阿尔法狗类似圣斗士——相同的招数不能对圣斗士用两次,交手一次,就能学会对方的技巧,并找出破绽,进行反击。阿尔法狗也像赛亚人——每次激烈的战斗之后,濒死复生,能增加战斗力。
 
这是深蓝时代,超级电脑不具备的能力。深蓝的战斗力是固定的,阿尔法狗的战斗力是几何级数增长的。
与对手交手一次,就更强一次,交手次数越多,他就越强。不与对手交手,也能自己左右互博,自我增加经验值,自我升级,这种武侠小说中的怪物,现在已经出现在人工智能领域。
 
更可怕的是,今天和柯洁对阵的超级计算机组,在性能上远远超越二十年前的深蓝。
 
拿在国际象棋上击败人类的深蓝来说,它的计算能力是11.38 GFLOPS,意思就是深蓝能在每秒钟里计算113.8亿次带小数的加减乘除。而在二战期间帮助美国设计制造原子弹的第一台通用计算机ENIAC,它的性能只有300 FLOP。
 
在今天看来,深蓝的性能怎么样?三个字:弱爆了。单就PC中使用的CPU来说,早在2006年,英特尔推出的第一代酷睿2就已经稳稳地超过了深蓝。这还没有 算上显卡里GPU带来的效果加成,今天最普通的集成显卡,其性能也已经超过了700 GFLOPS。如果真要在性能上比个高下,深蓝这种上个世纪的超级计算机,就算组团也不一定能单挑你面前的这台笔记本电脑。
 
可以预期,今天使用阿尔发狗与柯洁对阵的超级计算机组的浮点运算能力,在20年后,也不过就是笔记本的水平,甚至可能是我们使用的手机的水平。
 
一台笔记本能通过深度学习,就能在最复杂的智能领域碾压人类最强者,这就是20、30年后的现实。
在那样的时代,人类还能做什么?
 
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界限在哪里?将来能学会什么?现在是局限在围棋领域,将来会不会一边学围棋,一边学开车?这很简单。谷歌已经在开发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了。
 
进一步考虑,人工智能程序会不会自己给自己定义新的领域,对新的领域开始深度学习?简单地说,现有的拥有深度学习功能的人工智能软件,会不会根据外界环境,学会不断拓展学习领域,并给自己编制相应的新的深度学习程序?
 
如果人工智能能自动拓宽学习领域,并自己编制相应的深度学习程序,那么除了没有七情六欲,人工智能比我们差在哪里?人工智能除了没有感情意外,将比我们更聪明。
 
当然,让人工智能学会认知世界,总结规律,并不断自我编制相应的新的深度学习程序,也许比让人工智能学会深度学习更难。
 
但是,20年前,深蓝的时代,我们能设想机器能自己深度学习吗?自然界诞生人类这种能不断自我深度学习的动物,用了亿万年的时间。人工智能需要多久?
 
这是人类最后的阵地,这块阵地还能守住多久?一旦丧失这块阵地,人类与人工智能对抗,将毫无胜算。那就是终结者和红后的时代。以更高生产效率、更低环境污染为目标的人工智能是否会认为人类的存在是危害世界的根源?进而启动某种提高生产效率,保护地球环境的程序?有可能。
 
即使不考虑能够自主认知世界,人工智能也可以比我们更快地学会新技能,并在短时间内达到世界顶尖水平。
 
作为普通劳动者,人类不再具有任何优势。
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大量使用化石能源,蒸汽机、内燃机、电动机取代了人力和畜力。
 
于是,马的主要功能成了贵族运动的坐骑,牛的主要功能成了提供肉类,白领工人取代了蓝领工人称为了劳动者的主力军。所谓小资,说到底根本就不是资本家,自我感觉良好的白领工人而已。
 
人工智能革命以后,人类的命运如何?
 
别的不说,银行已经出现了大量淘汰柜员和交易员的潮流,后台信贷业务也将被大数据取代。
 
进一步考虑,谷歌的人工智能汽车取代司机的日子不会久远,自动驾驶加自动搬运就是人工智能货车,加上挖掘功能就是人工智能挖掘机,绝大多数采矿行业、工业企业、运输行业的日常运转都可以脱离人工,或者只需要很少的人工……
 
不仅如此,如果给这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加上语音识别、人像识别、移动数据网络、射击功能就是察打一体特勤、保安机器人。像不像《攻壳机动队》中的塔吉克玛?这些机器人还可以实时交换情报,所有的机器人如同在一个大脑的指挥下,如臂使指,迅速逮捕、歼灭目标。
 
按照目前人工智能发展速度和硬件发展速度看,20-30年内,这些基本都会成为现实。
更不用说,现在已经出现的即时口译机——原先待遇惊人的同声传译一行的含金量还能保持多久?。
 
在这些行业,机器比人工成本更便宜,比人干得更好。为什么不用机器呢?
 
人类只能承担人工智能暂时还不能承担的非标准化的、需要随机应变的行业,在工业化、标准化的时代,这样的行业越来越少,更何况具有深度学习功能的人工智能将通过学习人类处理这些非标准化、需要随机应变的行业和情况的案例,迅速学会如何随机应变。
 
被迅速淘汰下来的劳动者干什么去?
 
去搞研发吗?在人工智能还不能根据外界环境变化,学会不断自动拓展深度学习的领域以前,人类为人工智能指明深度学习的领域、方向,制定判定学习效果的规则?
 
在已经丧失了体力劳动和有规律性脑力劳动力的阵地后,人类死守最后一块根据外界环境变化发现规律、制定规律的脑力劳动阵地?
 
这样的阵地需要多少劳动者?能容纳多少人就业?那些被淘汰下来的劳动者,他们的素质,尤其是智力水平和受教育程度,是否支持他们从事这样的职业?
 
古罗马时代,奴隶主使用奴隶生产比自由民更廉价,更经济。自由民纷纷破产,退出经济循环。罗马政权为这些自由民提供“面包和马戏”,豢养这些失去经济来源的自由民。罗马统治者豢养他们的目的,是需要他们提供兵员,对内镇压奴隶起义,对外征伐边疆,获得土地和奴隶。
 
金字塔型社会之中的二等公民,往往是金字塔尖统治、镇压三等公民最有利工具,是维持金字塔社会存在不可或缺的阶级。
 
今天,还有必要豢养这些二等公民吗?
今天,人类最强的武士,是战斗机驾驶员。许多人不看好粗笨的F35,认为其机动性不好,难以在空战之中占优。然而,大量使用新技术的F35只是一个武器平台,其机动性差,并不妨碍在空战中完胜F16。将来,是否会出现空中武库舰?这些武库舰不再强调空中格斗,而是大量装备激光武器和空对空导弹?那时,战斗机驾驶员还有什么意义?何况即使不出现空中武库舰,人工智能控制能操纵的战斗机,也完全有可能在狗斗中完胜人类驾驶员操纵的战斗机。这并不难。今天战斗机狗斗的最大瓶颈,不是飞机性能,而是人类飞行员能承载的过载系数。一旦人工智能取代人类飞行员,战斗机能够必然能发挥更强的机动性。
 
那些拥有高度人工智能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坦克、巡逻车、机器人,这些人工智能武士将迅速替代人类武士。
 
相比人类,机器在拥有自我意识以前,不会倒戈。
 
相比由二等公民提供的暴力,机器的暴力更高效更忠诚。
 
罗马时代,许多退伍老兵被安置在殖民地,作为拓展疆土的排头尖兵。
 
今天,地球上已经没有可以进一步开发的处女地了。另一方面,人类探索宇宙并不顺。再说,即使人类殖民宇宙顺利的话,是否还需要人类充当殖民尖兵?相比人类,机器不需要氧气、水和食物,对外界环境的容忍程度也比人类强得多。
 
任何一个不使用人工智能生产产品、武装军队的国家,都将被邻国淘汰。这就如同完成工业革命的国家征服那些未参与工业革命的国家。
 
以目前人工智能的速度发展下去,司机、翻译、教师、快递员、分析师、士兵、战斗机驾驶员,甚至医生、作曲家,这些职业都岌岌可危。对流水线工人、管理员、餐厅点餐员、柜员、交易员、售货员的淘汰,正在高速进行中。
 
人工智能替代劳动者实施绝大多数生产行为是不可逆转的大势所趋。
 
但是,这种大势的结果,是人类劳动者被人工智能淘汰,还是人工智能把人类解放出来为人类服务,则是一个需要全人类思考的问题。
 
如果是前者,那么人类的命运并不乐观。
一旦人工智能如潮水般进入各行各业,大量的人类劳动者就将被淘汰下来。他们饥肠辘辘,却无法寻找到再就业的机会。他们稍有不满的念头,就会被觉察,生成预测性报告,随后整个治安网络便会对他们加强戒备。他们稍有采取反抗行动的念头,察打一体无人机就会携弹拜访。在天网恢恢的时代,多数人将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这时,整个社会由极少数掌握资本和算法的人掌握。他们不再像传统的统治者那样需要二等公民统治、镇压三等公民,人工智能会比二等公民干得更好。那时的暴力,是扁平化的暴力,二等公民是多余的。
 
那些多余的人口,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武装,失去了反抗能力,不再拥有经济权利,也不再有政治权利。
 
他们迟早会被关进集中营。
 
他们甚至可能主动前往集中营,在他们饥肠辘辘时,只要拿出一点食品,就能让他们主动走进集中营。一旦掌握资本和算法的少数人控制了社会,他们完全可以采用压缩粮食生产的方式,让多数人处于饥饿半饥饿之中。那时,进行生产的是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而不是劳动者,机器需要的是电力和化石能源而不是粮食。对资本来说,既然劳动者不再是生产的主体,不能创造价值,失业的劳动者也没有支付能力购买食品,自然没有必要像今天这样把大量的土地生产粮食。对资本来说,与其播种粮食,不如让土地撂荒,既节约生产成本,又保护自然环境。那些胆敢在资本所有的私有的被撂荒的土地上偷偷开荒的失业劳动者,将被察打一体无人机定点清除掉。那时的劳动者如同今天流浪在钢筋水泥城市中的猫狗,没有参与生产者的施舍,是活不下去的。对多数劳动者来说,与其在外面流浪饿死,不如到集中营中苟延残喘。集中营之外,已经没有供他们生存的自然环境。
 
人工智能革命以后,如何处理这些失去劳动能力的劳动者,如同蒸汽机、内燃机、电动机革命以后,如何处理被机器淘汰的牛马。
 
比较善良的统治者,会考虑长期饲养这些劳动者,保留他们的基因库,用他们进行各种生物试验,用他们之中的美女、俊男满足性欲,用他们之中的突变者改良统治集团的基因。
 
不过,这种饲养,不是无条件的。进入集中营者要主动签署协议,接受管理者提出的任何条件,宣誓无条件服从对方。
 
显然,口头宣誓是不够的。在《美丽新世界》之中,这种服从依靠基因选择、长期洗脑和毒品实现。在未来,这种无条件的服从将可能通过修改基因的方式实现,那时集中营中的大众对极少数统治者的效忠,将如同蚂蚁服从蚁后,蜜蜂服从蜂王,这种服从是无条件的,源于基因,真诚的,发自内心的。
 
这些牲畜一样的人口,可能完全靠营养液生活在VR世界之中,如同骇客帝国。
比较热爱环境的统治者,则可能对多余劳动者进行人道毁灭。在《特工学校》中的那个黑人IT天才看来,留着绝大多数人口,就要消耗资源,污染环境。与其留着他们,不然清除他们,减少能源消耗,减少环境污染,让少数控制资本和算法的人更好地与美好的大自然和谐共处。
 
那样的话,那些不幸的多余劳动者,很可能被强制绝育,甚至被送入毒气室。实际上,只要停止对集中营的食品供应,就可以很轻易地解决他们。
 
那样的社会,是少数人控制机器,满足自己生活需要的社会。绝大多数劳动者,如同工业革命以后的牛马,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种社会能维持多久,取决于人工智能何时学会自动拓展学习领域,自动编写在新领域深度学习的程序。一旦人工智能具有这样的功能,那么后面的事情,就是人工智能统治人类的现实版的骇客帝国了。
 
有一种说法,骇客帝国之中,只有一个活人,就是男主角NEO,其他人甚至Zion,都是母体创造的幻影。母体保留NEO的原因,是要观察NEO在危机时刻的选择,完善自己的算法。于是,母体给NEO安排了一次复活和三次困境。第一集之中,NEO选择了冒生命危险去救被俘的舰长Morpheus。第二集之中,NEO选择了去救Trinity。第三集之中,NEO选择了牺牲自己,拯救Zion。经过三次试验,母体通过NEO的选择丰富了自己的算法。NEO则进入休眠,作为试验品准备进行下一次试验。
 
未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吗?有可能。毕竟资本对降低成本是不遗余力的。如果机器能自动编程,自动深度学习,那么就可以淘汰大批程序员,节约大量成本,不是吗?
 
当然,还有一种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作为劳动者的多数人不是资本增殖的工具,而是社会的主人,他们控制生产的决策过程。他们退出了生产循环,但是并没有被淘汰,而是享有了更多的闲暇时光,更充分地享受生活,丰富自己的人生。
马克思曾经预言,随着科技的进步,生产力的异常发达,人类终将放弃私有制。这是一种几千年来没有出现过的社会,是共产主义的社会。显然,这样的社会能避免人类被资本控制,在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后,毁灭绝大多数人,甚至全人类。
 
生产力的发展,是推动社会不断进步的动力。
 
未来人类社会生产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资本增殖、满足少数人发财的欲望,还是为了改善多数人的生活?未来的人类社会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还是多数人共同合作生存?这些问题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以目前人工智能和硬件的发展速度看,无论是多数人被淘汰、被饲养、被人道毁灭,还是实现共产主义,人类彻底把自己从沉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留给人类回答这些问题的时间都不多了。
 
《双城记》时代,资本主义社会最终取代了封建社会。今天,生产力再次发展到一个更高的阶段,未来将走向何方?不妨拭目以待。
 
最后,不妨重读狄更斯对那个时代的描述: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