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问鼎:峇东埔补选∶「鸡奸犯」对垒「骗子」兄弟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Permatang Pauh by-election: ‘sodomite’ versus brother to a ‘swindler’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4-08-08
翻译  :James
校对  ∶西西留

毫无疑问的峇东埔将会是个很有趣的国会议席补选,它之所以那么有趣不止是因为补选成绩代表着我国未来的前途,而是选民们将会要求在一个「鸡奸犯」和一个拥有涉嫌在马来西亚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的兄弟的候选人之间做出选择。

现任诗不朗再也(Seberang Jaya)区「反对党」州议员拿督阿力夏(Datuk Ariff Shah Omar Shah)被提名,他将披甲上阵代国阵出征在8月26号峇东埔(Permatang Pauh)国会议席补选。

这里有两样事情是我们需要注意的∶第一、这是一个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或者很少见的),那就是国阵委任同样的候选国州兼打。当然如果同时民联出现国州兼任 的议员的话,其实这是个寻常的现象。可是在国阵里面每个席位他们都可以有至少6个适当的人选,所以他们无需委任同样的候选人国州兼打。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以上的事件∶那就是国阵没有办法吸引任何的候选人去跟安华对战。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委任一个已经是人民代议士的人士去为国阵出征在8 月26号峇东埔国会议席补选。他们现在所可能面对的问题是基层不满,最终造成窝里反。如果国阵委任另一个候选人的话,他们有可能会面对以上的风险。为了安 抚各方的势力,所以阿力夏是最适当的人选了。因为他是在5个巫统峇东埔区会的领袖候选人里面最不会让人家讨厌的候选人,所以他的出线能够或多或少的减低了 窝里反的风险。

第二点需要留意的是,阿力夏是那个流亡在英国的丹斯里阿明夏(Amin Shah Omar Shah)的胞弟。丹斯里阿明夏在伦敦和杜拜两地穿梭往返,可是却不敢回来马来西亚,因为他在这里有很多背信罪名(criminal breaches of trust,CBT)的指控等着他来回答。

如果你忘记了他所做过的事,让我们来点历史回顾:阿明夏所设立的「槟城造船工业控股」(PSC Industries Berhad)在1998年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价值超过240亿的军艇合约。当时副首相纳吉敦拉萨(Najib Tun Razak)已经是国防部长。当年政府付给了他几十亿的头期费用,可是「槟城造船工业控股」却无法实行合约里面的内容。

由于原作者所叙述的时间与资料有所出入,译者附上《亚洲哨兵报》的文章【马来西亚国防部军购贪污事件】节录以供参考∶
在2007年9月7日,马来西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公布说,一份由「槟城造船海军船坞」私人有限公司(Penang Ship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Naval Dockyard Sdn Bhd,简称PSC Naval Dockyard)的海军快艇的建造计划合同宣告失败。「槟城造船海军船坞」是「槟城船舶设备」有限公司(Penang Ship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Industries Bhd,简称PSCI)旗下的子公司。这家造船厂同时也是由巫统的朋党阿明夏(Amin Shah Omar Shah)所控制。

阿明夏在2007年10月19日宣布破产。阿明夏所掌控的「槟城造船工业」(PSC Industries)是在1995年获得海军造船厂私营化计划,这家造船厂也因而易名为「槟城造船海军船坞」私人有限公司。紧接下来,「槟城造船海军船 坞」在1998年,获颁一项价值240亿元的巨额工程,为马来西亚皇家海军,打造27艘岸外巡逻船只。

纳税人数以亿计的的金钱被平白浪费在这个大马史上最大的商业诈骗案中。阿力夏的(兄/弟)阿兹兰夏(Azlan Shah Omar Shah)当时是「槟城造船工业控股」的董事经理。而现在呢?阿力夏则打算成为峇东埔选区国会议员。

◇    ◇   ◇   ◇   ◇   ◇   ◇   ◇

阿明夏在「槟城船舶设备」有限公司的股权降至2.16%

《星报》2005年7月16日

「槟城船舶设备」(PSC Industries Bhd,PSCI)执行主席丹斯里阿敏夏(Amin Shah Omar Shah)把他的在该公司和他个人投资的造船公司「商业焦点有限公司」(Business Focus Sdn Bhd)的股权给减少了。

根据大马交易所的记录,阿敏夏在2005年六月初通过「商业焦点有限公司」脱售了自己在「槟城船舶设备」非直接拥有的两千五百六十万的股权。这使得他的个人在「槟城船舶设备」直接控制的股权剩下2.16%,而非直接控制的股权则是9.49%。

与此同时,经过了这一次的大手笔的抛售后,这使到了「商业焦点有限公司」在「槟城船舶设备」直接控制的股权减少到了一千五百五十万的股权,也就代表了总股 权的8.19%。从中我们可以看得出阿敏夏所控制的「槟城船舶设备」的财政状况不是那么理想,而且「槟城船舶设备」无法完成政府所订购的巡逻艇合约。

◇    ◇   ◇   ◇   ◇   ◇   ◇   ◇

莫实得控股要阿敏夏和伊布拉欣退出槟城船舶设备董事局

《商业时报》2005年7月19日

莫实得控股(Boustead Holding Bhd)宣布计划将执行主席丹斯里阿敏夏(Amin Shah Omar Shah)和另一个董事退出「槟城船舶设备」(PSC Industries Bhd,PSCI)董事局,因为丹斯里阿敏夏在六月份大力抛售所拥有的「槟城船舶设备」股份。该公司股价在昨天,也就是2005年7月18号创下了3个月 前的新高。莫实得控股是「槟城船舶设备」的最大股东,它控制着32.7%的「槟城船舶设备」股权。莫实得控股表示已经向「槟城船舶设备」发出通知书,要求 该公司打算在8月份召开的股东特别大会中动议解决方案。

莫实得控股要求阿敏夏和伊布拉欣•杜派瓦(Ibrahim Topaiwah)撤职,另行委任拿督阿扎特(Azzat Kamaludin)和一位已退休的海軍上將拿督斯里阿末兰里(Ahmad Ramli Mohd Nor)取代他们。少数股东监察会(Minority Shareholder Watchdog Group ,MSWG)对于这项动议表示欢迎。该公司所牵涉的数以亿计令吉的计划,以制造27艘军艇给大马皇家海军部队。政府在新闻发布中保证会解决其中所报道的问 题,这导致「槟城船舶设备」的股价在昨天创下的近3个月以来的新高。在新闻发布后,结果当天的股价上升3仙,或相等于2.5%涨幅,收市价为1.25令 吉,当时可说是股市中排行第三的活跃股。

上周公共会计审查委员会(Public Accounts Committee ,PAC)主席拿督沙里尔(Shahrir Samad)表示政府将会用所有的可能政策来挽救这个面临财政状况的造船公司和财务重组。除此之外,他也要求政府对于这项可能牵涉到公司高层而导致这次事 件的失信的案件展开调查。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Abdullah Ahmad Badawi)在周末时发表谈话将会针对以上的意见严加查办.

「槟城船舶设备」发表声明说打算对于公共会计审查委员会主席拿督沙里尔的意见采取法律行动。他指出拿督沙里尔针对其子公司「槟城造船海军船坞有限公司」 (PSC Naval Dockyard Sdn Bhd)所发表的谈话是不确实的指责,而且已经严重的打击的公司的名誉。少数股东监察会行政总裁阿都瓦哈(Abdul Wahab Jaafar Sidek)表示说莫实得控股有能力采取必要措施以制止恶化中的「槟城船舶设备」财政状况,「槟城船舶设备」在2004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中的亏损 为四亿二千五百七十万令吉。

在另一篇文告中,「槟城船舶设备」表示曾在昨日计划和公共会计审查委员会会面以对这项计划做出简报。该公司在1998年签下了一份合约,以期在十年内建造 多艘重型武装岸外巡逻艇。其中头两艘已经在去年移交给海军,可是在发现诸多技术问题后,移交过程被迫延后。少数股东监察会在过去对「槟城船舶设备」的管理 效率、公正程度和责任感表示关切。「现在是时候让『槟城船舶设备』的股东们对这个问题采取行动了,同时也是时候让莫实得控股掌舵,以规划出『槟城船舶设 备』未来的计划和方向了。」阿都瓦哈向《商业时报》这样表示。在7月5日,莫实得控股从国民资产有限公司(Pengurusan Danaharta Nasional Bhd)处收购了「槟城船舶设备」另外的14.11%股权,这使得它在该公司持有的股份为32.72%。

◇    ◇   ◇   ◇   ◇   ◇   ◇   ◇

阿敏夏不再是槟城船舶设备总裁

《The Edge》2006年1月26日

丹斯里阿敏夏(Amin Shah Omar Shah)从2006年1月1日开始将不再是「槟城船舶设备」(PSC Industries Bhd,PSCI)的董事及执行主席了。「槟城船舶设备」在1月26号指出由于阿敏夏在2005年整年内已经缺席了超过50%的董事局会议,因此他身为董 事的职位已经宣告无效了。

公司表示∶「根据公司章程的100(c)条禀明,事实使然,丹斯里阿敏夏所担任的总裁职位已经在2006年1月1日悬空。」

在去年的7月18日,莫实得控股已经发表了动议,要寻求一个特别大会以革除阿敏夏身为执行主席的职位。可是当「槟城船舶设备」宣布公司几个主要成员离职了,这项动议也宣告告吹。

董事经理阿兹兰夏(Azlan Shah Omar Shah)和执行董事伊布拉欣(Ibrahim Topaiwah)在特别大会的前一天正式辞职,与此同时阿敏夏被委任了新的职位,那就是非独立和非执行主席。

◇    ◇   ◇   ◇   ◇   ◇   ◇   ◇

国阵冀望身为「造王者」的选民唾弃安华

《今日在线》阿迪威兰甘(Athi Veerangan)2008年8月14日

其实在8月26号峇东埔国会议席补选的成绩对我国的政坛将会带来很重大的后果。安华的胜利不只代表着他政治路程更上一层楼,而且也代表着人民求变的心态。

可是如果不幸的让国阵胜利的话,那就代表着安华的政治路程正式被瓦解,而且也代表着我国的人民喜欢霸权主义多过民主政治。3月8日大选后的整个安逸感将会一扫而空。

大马理科大学(Universiti Sains Malaysia)社会学学院高级讲师希华慕鲁甘(Sivamurugan Pandian)指出这场在槟州的补选对国阵、民联还是民主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峇东埔的人民将不知不覺地扮演着「造王者」角色。他也补充说,峇 东埔的人民将掌握着国家未来的重要决定。

甚至连民联领袖也指出,如果安华输了的话,那对民联来说是个灾难。他们说∶「安华是我们的船长,如果他输了,民联这只船也会跟着沉。」

从1969年以来,峇东埔国会议席已经是一个很有趣的选区,除了安华跟他的妻子旺阿兹莎(Wan Azizah Wan Ismail)医生以外,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胜利者能有办法守着它超过一届。

政治现实的考量下,其实国阵只是希望把安华的多数票减到最低,而不是奢望能赢得这场胜利。国阵们的盟友都承认安华在自己老家补选是一定大胜的。国阵的领袖们都认为安华将「战无不胜」。

这也是为何巫统迟迟未肯定他们适当的候选人的主要的原因,要到哪里去找一位有领袖魅力和毫无争议的候选人来跟安华枪票呢?

如果安华在这场补选中得不到13398的多数票的话,国阵会把它当做是一场精神上的胜利。13398张多数票是在308大选的时候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对国阵候选人的多数票。国阵的盟友们将会用尽一切的办法来减少安华的多数票.

在峇东埔里,国阵盟友们拥有24642个会员,巫统在里面占有了19000个会员。如果假设他们全部都投给国阵的话,那么大马人民将会看到一个非常令人诧异的补选成绩。

希华慕鲁甘警告说这个看来好象很不可能的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巨人被干掉的壮举已经发生过了,可是由于选举委员会把投票日设在工作时间,所以我们可以预测 到的是投票的人数可能会很低。很多的员工和那些外坡工作的人可能无法抽空回来投票,这肯定对安华的多数票造成很大的影响。也因为如此,安华的阵营已经警告 那些支持者不要掉以轻心.

安华的幕僚们还不清楚到底鸡奸案会对安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特别是在于马来选民们的心目中,我们可以很明确的知道巫统在这十天的竞选期里将会举办很多的反安华的改革运动,而国阵的联友们将会举办很多的演讲会来诋毁安华,目的是为了得到非回教徒手中的一票。

民联们已经尝试来说服那些老一辈的人关于安华涉嫌的鸡奸案是巫统的密谋来诋毁安华的计划.

◇    ◇   ◇   ◇   ◇   ◇   ◇   ◇

这也是《今天在线》的报道。政府已经决定把工作天做为投票日目的是希望很多的选民无法投票,然后他们一直说的了峇东埔国会议席已经是安华的囊中物了,国阵 没有任何的优势能从民联手中夺回议席。他们希望通过以上的种种策略能使到民联自满和傲慢而掉以轻心,而这个时候国阵便能把议席从民联的手中偷走,如果民联 轻视自己的对手的话,这就是类似龟兔赛跑的策略。

国阵委任一个已经是人民代议士去攻打峇东埔国会议席会给人家一个感觉就是他们已经没有适当的人选了,因为没有人敢去跟「包胜利」的安华对打。这项举动告诉了我们这只是一个为了哄骗和让敌人安心的策略,所以民联最好不要重蹈兔子跟乌龟赛跑的覆辙.

选举委员会(The Elections Commission,SPR)和首席檢察官尝试寻求如何让安华失去竞选资格。如果在提名日的时候选举委员会和首席檢察官有办法在提名表格上面找到令安华 失去竞选资格的错误的话,比方说「破产令未被解除」、「并非是峇东埔注册选民」等等的理由,那么安华将会失去竞选资格。

这场「丧失竞选资格」的计划应该不可能会成功,除非安华真的犯了一些非常愚蠢的错误,如写错自己的名字还是填错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等等。所以他们应该会专注 于如何利用鸡奸案来打击安华,因为70%的选民是马来人,他们希望通过这些动作能使那些打算投给安华的选民倒戈相向。可是这项计划应该不会成功了,因为大 部分的人都相信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首先,实际上塞夫所录的口供说鸡奸案的构成是「非自愿」的(tanpa relaan),接着,他们就以「两厢情愿」的情况下肛交的罪名指控他。这样说来,塞夫不就录了假口供了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何控状和报案书有这般的出 入?如果塞夫做的是假口供,很明显的这就犯了刑事罪,那为何他没有被控?

这是政府难以自圆其说的事,峇东埔选民也心知肚明。而如果他们没有察觉到的话,反对党将会在投票日前的这十天内向他们说明白。

鸡奸阴谋已经走入死胡同,国阵将再也无法以揭露这个事件来打击安华的诚信。可是,反对党却可以彻底的让国阵的诚信度跌到谷底。这两兄弟搜刮了民脂民膏高达 240亿令吉,而他们其中一人正在流亡国外。提出这项欺诈案指控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共会计审查委员会主席拿督沙里尔本人。不是反对党,而是政府本身控告他 们从事欺诈。

毫无疑问的峇东埔将会是个很有趣的国会议席补选,它之所以那么有趣不止是因为补选成绩代表着我国未来的前途,而是选民们将会要求在一个「鸡奸犯」和一个拥有涉嫌在马来西亚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的兄弟的候选人之间做出选择。

Labels: 逐鹿问鼎

登入为: admin
妙文共享/峇东埔补选.txt · 上一次变更: 2008/08/18 00:56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