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为何急欲解冻与古巴关系

来源: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作者:王莉    时间:2015-06-28 11:26:09

导读:美古关系改善后,欧古缓和关系的紧迫性持续上升,是新形势下欧盟为维护自身利益作出的务实调整。

1958年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政府一直对其采取敌视与封锁政策。欧洲也主要以违反人权旗号随美制古

1996年,欧盟出台对古巴共同立场,将古巴所谓的改善人权和民主化等问题,作为与其发展关系的先决条件,古巴政府以欧干涉内政为由严正拒绝。欧古关系因此陷入死胡同。

2003年,因古巴抓捕75名持不同政见者,欧盟出台一系列外交制裁,双方关系冻结。

2008年,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完全卸任后,欧盟开始与古巴恢复低级别接触。

近年,随着劳尔·卡斯特罗推进改革并实施放宽移民等政策,欧古关系持续缓和,特别是部分成员国与古巴的各领域往来明显增多。但欧盟作为整体并未取消对古巴共同立场

2014年初,欧盟与古巴正式开启有关政治对话与合作协议谈判。年底,美古突启建交双边谈判后,欧盟缓和与古巴关系的紧迫性持续上升。

今年3月下旬,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访问古巴,其为欧盟多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高层领导人,与劳尔实现了历史性会面,双方决意加速谈判。据欧官方透露,此次最新一轮会谈在经贸领域几近达成协议,在合作领域取得非常广泛的共识

欧古关系加速“融冰”,是新形势、新背景下,欧盟为维护自身利益不得不作出的务实政策调整。

首先,欧盟对古巴共同立场已形同虚设。2014年以来,荷兰、法国等成员国外长均已“破规”访古。今年5月,奥朗德成为自古巴独立一个多世纪以来首次到访的法国元首。迄今,已有18个成员国与古巴签署加强合作的双边协议。欧盟的全面遏制战略几近失效,不仅未对古巴局势产生影响,相反,随着印、日、俄等外部大国进驻古巴,欧洲的传统影响力日益面临严峻挑战。荷兰外交大臣蒂默曼斯公开声称,对话而非孤立是推动关系前行的最好方式。

第二,美国因素由障碍转为催化剂长期以来,欧洲对古巴政策很大程度上受美“胁迫”。美国1996年出台的《赫尔姆斯-伯顿法》规定,“与美国的敌人(古巴)做生意的个人、公司甚至国家”,将遭受所谓的“连坐制”处罚。尽管最初欧洲并不愿加紧孤立古巴,但最终在当时新上台的西班牙人民党政府及美国克林顿政府的强压下,不得不向美看齐,出台共同立场当前,随着奥巴马对古巴立场趋于实用,深陷内外困境的欧洲“顺势而为”,“抢滩登陆”,争取实惠,可谓不足为奇。

第三,拉美因素也是推动欧古关系回暖的重要助推剂。某种角度看,古巴现象类似于上世纪90年代末、21世纪初的缅甸议题。当时欧盟干涉缅甸内政的做法引发多数东盟国家反感,东盟国家甚至一度抵制欧盟与东盟间的峰会,对两地区合作产生不利冲击,后欧方不得不为此作出妥协。当前,欧盟将拉美整体作为其推动气候、经贸等主题外交的重要合作伙伴,古巴问题悬而不决,不利于两地区合作的深化。法国美古问题专家拉姆拉尼针对奥朗德访古刊文指出,“法国外交深谙古巴是拉美之门,拉美各国对古巴的支持超越了传统意识形态对抗,法国政府知道,与古交好将为法国与整个地区加强联系带来便利。”6月中刚刚举行的欧盟与拉美峰会共同声明也对欧古关系复苏表示欢迎,明确指出,此举“有利于两地区关系的巩固”。

最后,欧盟也自认为有影响古巴改革进程的软实力资本。欧盟是除委内瑞拉外古巴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投资方,欧方欲利用双方密切的经济联系,对古巴改革与发展施加影响。据欧官员透露,双方已达成的初步协议规定,欧盟将在古巴经济改革中发挥更大作用。

欧古初定欲在今年年底正式完成谈判,实现关系正常化。应该说,双方关系回暖的趋势不会逆转。

从古巴角度看,也有缓和与欧洲关系的强烈意愿与需求:

一是经济纾困。古巴欲借合作获取欧洲在新能源、基建、农业等领域的先进技术与经验。欧洲还是古巴支柱产业——旅游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地;

二是分散经济风险。委内瑞拉是古巴在拉美最重要政治与经济盟友,但委当前政治与经济危机重重,发展前景不明。古巴欲通过加强与欧洲合作,减轻对委依赖的风险。

但欧古关系正常化进程能否如期实现,仍存在不确定性。

从政治领域谈判成果看,进展不大。欧方仍坚称“人权是欧洲对古巴政策核心”,强调“富有成果的协议比在特定期限前草草达成协议更为重要”,双方恢复关系不会完全摆脱意识形态、人权争议等政治因素的干扰。另一方面,古巴对欧盟干涉其内政的动向也十分警惕。1995年和2000年欧古曾两度开展重启关系谈判,最终均因欧指责古巴所谓的“人权形势”而致谈判中止。因此,不排除谈判依然存在停停走走的可能。

责编:孙千翱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欢迎转载海疆在线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http://www.haijiang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