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美媒骂政府骂总统,但不等于骂体制和道路(一)

2020-06-06 08:36:55       来源: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看到人们夸赞美国媒体如何批判美国政府的各种弊端,如何体现出媒体的独立和良知。这次疫情也不例外。

这些夸赞当然有道理,但也只是事物的其中一面罢了。

当然,我们暂且不去谈美国主流媒体里面的党派偏见,以及涉及到国际事务时的无知与傲慢,就谈一下美国媒体对于本国政府的批判。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这些媒体对于本国政府的批判,真的是批判吗?二,这些批判,可以转化为行动吗?

美国媒体的“主旋律”

当我们看待美国媒体对本国的批判和反思时,首先要理解东西方政治文化的一个区别:对于中国(某种程度上,东亚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来说,党、政、国家、领袖、制度、文化等等……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当你批判其中一项之时,不可避免地会连带到整体。

但是对于西方来说,一个领导人未必就代表其政党,一个政党未必就代表政府,一届政府未必就代表国家,一个国家未必就代表其政治制度,更不用说西方文明。

某种程度上讲,这当然是西方制度的一种优越性,一切都是可以分开的,因此一切都是可批判的。但是反过来说,一切都是可以批判的,原因在于一切的批判都不会触及灵魂。

在现代政党制度下,你去批判政府和总统,并不是在批判整个体制和道路,你只不过是在批判一个你认为几年之后就不会在台上的人。当然,客观上讲你也是在踩一捧一,帮助另一个党派上位。

所以,美国当然有批判的自由,但这种自由跟我们惯常想象的可能不太一样。当我们说美国人有骂总统的自由时,这跟骂一个电视真人秀演员的自由是差不多的,特别是这两个职业如今越来越相似了:当政客发现表演比政绩更能打动人心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不要以为我在说特朗普大统领,我在说当前美国的大部分政客,比如被很多人视作美国政治家典范的纽约州州长科莫。是的,科莫的新闻发布会看起来务实、坦诚、富有科学精神、充满人文情怀,跟大统领给消毒水带货的发布会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所以很多美国人都呼吁科莫应该去选总统。

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但是问题来了,科莫州长若是真有他发布会上展示的那么能干,为什么纽约在新冠疫情中的感染数和死亡数都如此惊人呢?因为纽约州的大部分应对措施都只发生在了州长的发布会上,而不是真正落到实处的准备。直到3月底,科莫都在宣称纽约的防护物资是充足的,而事实上纽约的防护物资有多少缺口我们现在都知道了。

在3月2号的时候,科莫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迷之自信地说道:“你要让我比较别国的疫情和这里的疫情,我们根本不认为这里的疫情会像别的国家那样糟糕。”

我们现在也都看到这个flag的后果了:纽约一个州的疫情,就已经超过除了美国之外的所有国家了。

你可以说科莫的抗疫措施受制于联邦政府,但这并不是科莫迟迟不封城,迟迟不准备抗疫物资的理由。看看人家西海岸的加州和华盛顿州,虽然是最早报告疫情的,但也及时采取了措施,使得它们那里的疫情最早得到缓解。科莫学不来别的国家,学学别的州总可以吧?就是不会,不学,不练。

最后,纽约州很方便地甩锅给了联邦政府,说联邦政府给的信息有问题,让他们无从应对疫情。这话是不是听着很熟悉?

这就是美国当前的明星政客。

当然,咱们客观地说,科莫的消极抗疫美国媒体也不会不报,毕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但是这不影响科莫在舆论和媒体上主流的形象塑造,就是一个大义凛然以“我们绝不会用美元标价人的生命”的态度来守护民众,用“纽约爱每一个你……爱总会胜利”的正能量鸡汤来安慰人心的模范州长。人们需要英雄,造也得造出来。

于是到头来,在这样的疫情面前,纽约州的领导班子不光没下台,反而还能丧事喜办,搞成美利坚抗疫典范,就很离谱。主流媒体是发过几篇报道,质疑科莫到底是不是英雄。但看看这种所谓批判的力度,还有最后的结果,我就问你有什么影响?

所以别看现在美国媒体报了多少美国政府的黑料,其实对于政客们来说是无所谓的。重要的不是有没有人骂他们,而是他们在自己支持者眼中的形象究竟如何。特朗普当然早就被主流媒体们批成筛子了,并不妨碍亲特朗普的媒体,比如福克斯之流,为大统领塑造出一个模范形象,替大统领甩锅。

而只要看福克斯的人还支持特朗普,只要共和党人们还坚持着百年来延续下的党派忠诚,只要保守派的选民将意识形态(比如打压中国、反对民主党、阻碍进步主义)置于其他一切事物之上……主流媒体的批判反而是帮助特朗普塑造出一个被舆论迫害的形象,方便大统领把对他的一切合理批判扭曲成党派间的人身攻击。

更不用说,将一切问题归罪中国(还有WHO这类国际组织)的叙事已经深入很多人心中,局面越糟,他们反而越会紧密团结在特朗普领导集体下,抵抗所谓的境内外反动势力。

最重要的是,美国民众已经对美国政府的无能和疫情带来的伤亡麻木了,很多人已经进入到合理化一切现状的心理状态了。再坏能坏到哪儿去呢?还是赶紧复工不然都要没奶粉钱了。

说到底,在普通美国人眼中,十万人的死亡真就是个统计数字。只要不是死在自己眼前,只要不是血淋淋的暴力,死亡人数的多寡是不会激起人们情绪的。

所以最终引起美国如今骚乱的并不是疫情,而仍然是美国长久以来的种族歧视问题和一场悲剧性的死亡。只不过疫情带来的社会经济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骚乱的扩大。

当然,即便是近期的骚乱,普通美国民众也没想过要炮打白宫,活捉特朗普。一般人也就是发泄一下怒火,等着11月大选秋后算账。

不过问题来了,就算11月大选把特朗普选下去了,能够挽回已经造成的损失吗?能够公审特朗普,让他和他的政府为手上的美国人民的鲜血付出代价吗?

即便是主流媒体的尖锐批判,也仅仅是止于批判大统领,批判大统领所在的共和党,顶多再反思一下自伊拉克战争和金融危机以来的美国积弊。但是这些批判,批判的是一小撮坏人和一小部分问题,实质上是在歌颂与之相对应的大批好人和战无不胜的美国体制和道路。

你随便翻开一篇主流媒体的社论,他们都会告诉你,道路没问题,下次干回来。最近的种族骚乱,由于突出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残暴和无能,反而更加强化了这一叙事。

无论你看到多少痛骂特朗普及美国政治的媒体文章,思路都是高度一致的:有问题的只是腐败专制的共和党和特朗普,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坚持自由民主的美利坚道路,他们是美利坚体制的破坏者而不是继承者。只要下一任领导班子拨乱反正,美利坚灯塔就会重新闪耀。

所以我们要分清楚,绝大部分主流媒体的批判,一般是个人和党派层面,最多就停留在政策层面,而不是制度层面,更不会上升到文化层面和国家层面,讨论什么美国文化的缺陷和美国人民的劣根性这样的逆向民族主义。但如果你探究媒体上那些文章背后的精神内核,会发现看似不同的观点背后,围绕的都是同样的主旋律。多元的声音是有,但比你想象的要少。

比如《大西洋月刊》前一阵一篇标题耸动的文章——《我们生活在失败国家——新冠疫情没有破坏美国,而是揭露出早就破败的事物》。虽然标题暗示这篇文章试图讨论美国道路的多年积弊(当然这篇文章浅尝辄止地谈到了一些),但实际上文章的绝大部分内容仍然是老调重弹地批判大统领及其女婿。解决方案是什么?呼吁人们尊重专家和科学,呼吁人们支持负责任的政府而不是贪婪的企业,呼吁特朗普政府的下台和政策的重塑……

但是这文章仍然没有触及实质:为什么人们不尊重科学,不支持正确的政策,为什么选不上靠谱的政客?正确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不去做呢?

任何指责特朗普和共和党在摧毁美国的叙事,都在回避一个问题:既然是这样糟糕的政府和党派,又是怎么被合理合法地选上来,并且统治美国这么多年的?

民意的摇摆?暂时的危机?有缺陷的选举人制度?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一般也就到这里了。反正错的不可能是美利坚体制。

在公正的美利坚体制下,你再不喜欢特朗普和共和党,只要他们是合法地占据庙堂,你就得愿赌服输。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你在赌场输一两次,你可能只会怀疑对手是不是出老千了。如果你在赌场输个十几次,你就该怀疑这个赌场是不是有问题了。如果你在赌场一直输下去,你就该反思:我为什么要来赌呢?

目前主流媒体的反思,还只在第一步呢。

本质上,这些看似攻击和批判美国的话语,都只是一边攻击当前的美国,一边为过去的美国招魂。不管立场和党派,美国媒体都仍然怀揣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想象,只不过“伟大”的参照对象跟特朗普想象的不一定一致罢了。

同样的道理,前些天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在CNN上写评论,痛斥特朗普和蓬佩奥的中国政策,结尾写道:“特朗普和蓬佩奥,美国人民现在还没有完全认清你们的疏忽大意,你们已经把事情做尽了,都没有廉耻之心吗?”

这文章写得是很解气,可是你要是觉得美国当前的中国政策,仅仅是特朗普和蓬佩奥的问题,那就未免太过天真了。如果你觉得CNN的一篇评论,就反映了美国社会对中国的看法是理智的,就能够让美国的对华政策有一丝改变,那你可能是第一天看新闻。

说到底,现在谁看CNN和《大西洋月刊》上又臭又长跟你讲道理的文章啊。绝大部分我们中国人熟悉的主流媒体报道,不过是美国中产精英们自娱自乐的回音室罢了。要是那些文章有用,我们系的老师们早就用编排的笑话把特朗普弹劾了。

杰弗里·萨克斯当然是难得的“对华友好”人士(在这个年代,对华友好的门槛其实挺低的,讲道理就够了,不需要真的有什么意识形态上的亲近),但他能有多少影响力?上次华为事件的时候他替华为说了几句公道话,马上就在推特上被人喷收了黑钱,什么难听的话都有,逼得他从此退出推特。

不同的声音是好东西,但推特上不一定容得下。

当然,你也可以说萨克斯玻璃心,怎么禁不住喷。但是杰弗里·萨克斯可是为美国倡导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奋斗了一生,在苏联解体之后为俄罗斯和东欧贡献了著名的“休克疗法”,这样一个坚信美利坚自由民主道路的学者,到头来被人指责为被中国收买的傀儡,可真是太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