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国会议员更换党籍 政府应制定反跳槽法

 

(吉隆坡3日讯)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沙林巴西尔指出,基于当前的政治动荡,政府是时候考虑制定反跳槽法律,以防国会议员更换党籍。

他发文告说,尽管吉兰丹州议会与阿诺案件中宣布司法判决,但该会认为,该案并没有禁止国会在中央政府层面制定反脱党法律。

 

“联邦宪法第10条(2)(c)条文规定,国会可依据联邦法律,出于安全、公共秩序或道德的目的,限制建立社团。我们认为,获人民投选后更换政治立场,可被视为违背人民信任,政治上是不道德的。”

为了加强政治稳定,公众对民主程序的信心以及尊重选民的决定,当局有必要制定该法律。… 阅读更多

3震撼弹左右大局/冯振豪

 

在7月的最后一周,我国政坛惊天动地,其中有3颗震撼弹对2月以来的政局造成很大冲击。

从今年2月到7月,无论在国会、州议会、支持度、社会风向等,在野党都处在劣势。在野党一直深陷首相人选的争议,马哈迪医生和安华的恩怨滋扰希盟+,难以成气。惟,形势在纳吉被判有罪开始有所改变,但凡在野党领袖都为此喝彩,尽管纳吉罪成是国盟政府掌权的当下而与希盟良政关联不大,然而希盟、敦马派和民兴党在这一件事上共同表态,是突破马安困局的好兆头,间接刺激国盟政府内部的矛盾,使慕尤丁更难施展拳脚。

 

沙巴在7月29日突发政变,先是前沙首长慕沙阿曼声称获得33个州议员支持组织新议会,接着是首长沙菲益漏夜觐见州元首并解散州议会,致使慕沙阵营的夺权计划功亏一篑。值得提及的是,解散沙州议会对民兴党和希盟可说是一举多得。

连成一线回击国盟

首先,抛开沙菲益在5·09后敌营挖角获执政权的道德追讨,就目前疫情冲击全国之时,任何政局动荡都对市井小民造成不利,尤其民兴党和希盟,可以借着国盟为权为利祸及州民之名狂攻巫统、土著团结党、立新党及跳槽议员,使他们成为问题制造者而丧失正当性。… 阅读更多

前总检长:与高盛和解无关 “大马定能收美14亿美元”

 

(吉隆坡3 日讯)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托马斯针对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早前受访中谈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一些声明做出澄清,并针对高盛和解协议中的14亿美元指出,大马无论如何都会从美国司法部收到这笔钱,这与高盛的和解协议无关。

汤米托马斯在财经周刊《Focus Malaysia》的专栏写道,媒体要求他评论政府与高盛达成和解的好处,但因认为不适合他没这么做,当今政府有权依据其期望的条款达成协议。不过他须厘清并纠正财长在财经周刊《The Edge》本月3日报道中他认为具误导性的声明。

 

东姑扎夫鲁当时被询及国盟政府何不提出如希盟政府相同的索赔要求时曾回应:“之前提出的索赔要求已取得解决了吗?”

他说,前总检察司对高盛提出的刑事诉讼,指后者捏造资料,违反2007年资本市场与服务法令(CMSA)第179(c)条文。然而,此条文并未设有监禁刑罚,只有罚款。… 阅读更多

因希盟“变质”而退出 敦马:我拒绝跳槽

马哈迪坦承,他是因希盟的领导人问题出现分歧而淡出希盟成为独立议员。

前首相敦马哈迪强调,他一直与希望联盟同在,惟希盟却因领导人问题而“变质”,因此他才决定淡出希盟,成为独立国会议员。

“我拒绝跳槽。我由始至终都与希盟处在同一阵线。然而,希盟也‘变‘了,因为领导人问题出现分歧。”

“因此,我只能淡出希盟,成为独立议员。”

他周一在与3名本地商界人士通过脸书直播交流,针对民选议员跳槽课题做回应时表示,其实在很多国家,议员跳槽乃稀松平常的事,惟议员跳槽绝不能推翻民选政府。

“(议员)跳槽其它阵营是有必要的,当他本身的政党已经偏离原本的路线和宗旨之际。但,这不能用来作为推翻民选政府的方式。”

针对希盟政府是否曾讨论制定《反跳槽法》,马哈迪则表示,希盟在朝时,并未对是否应该制定《反跳槽法》做出决定。

“我个人认为议员跳槽是可以被接受的,前提是本身的政党已经偏离轨道,而且州政权不会因为议员跳槽而垮台。”

阅读更多

主控官怒骂罗斯玛 “她不是病……是财富过量”

《光华日报》2020年2月03日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被控在砂拉越州内学校安装太阳能供应合约及柴油供应和维修项目中涉贪一案,已因她无法出庭而展至周三开审。

基于代表律师在开庭时才告知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无法出庭,罗斯玛被控在砂拉越州内学校安装太阳能供应合约及柴油供应和维修项目中涉贪一案,已展延至周三开审,而控方也因此提出反对。

罗斯玛是在2018年11月15日,于吉隆坡地庭面对2项在砂拉越369间乡区学校安装太阳能供应合约中索贿1亿8750万令吉,以及收贿150万令吉的控罪,惟她皆不认罪。

罗斯玛辩护律师拿督佳吉星周一在庭上告知,罗斯玛身体不适而缺席审讯,并提呈志期周日(2日)的医疗报告。

然而,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副检察司指出,该医疗报告太临时,控方不接受该报告,并认为罗斯玛应寻求政府医生的诊断。

他说,根据该医疗报告,罗斯玛患有颈椎病、双膝骨关节炎,且医生建议前者她卧床休息,及避免久坐,直至情况改善。… 阅读更多

刘天球促请慕尤丁 与希盟合作安邦定国

《中国报》2020年8月02日

(吉隆坡2日讯)行动党中委刘天球促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寻求与希盟合作,稳住国内政局,安邦定国。

他在面子书发布2则名为“抉择”的中英文帖文,指慕尤丁“抢来的相位”并不好过,一上任就遇上病毒,导致经济衰退又处于弱势。

他说,政权不稳以致投资者却步,长此下去必祸国殃民。

“奉劝慕尤丁回头是岸,寻求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领导的希盟合作,让政治回复民主正轨,政权大局回稳,利国利民利己是盼

阅读更多

◤复管令SOP◢ 强化管制杀到! 商店休业 民众排长龙检测

《中国报》2020年8月03日

(拿坡3日讯)吉打锡沃根加感染群冠病确诊病例剧增,警方和卫生局今起严格执法,拿坡市镇大部分商店关闭,而当地诊疗所,民众排长龙等候新冠肺炎检测。

警方今日也在拿坡通往马泰边境樟仑的南北大道路段,和街上主要大路设路障,检查车辆出入。

(摄影:陈爱娣)

拿坡贺巴国小关闭停课28天。
拿坡贺巴国小关闭停课28天。
拿坡南北大道车流量减少,尤其朝往樟仑方向警方设置路障进行调查。
拿坡南北大道车流量减少,尤其朝往樟仑方向警方设置路障进行调查。

此外,州卫生局官员也到宣布停课28天的贺巴中小学巡察。

距离依斯迈沙烈扁担饭店1公里的各业商店,都被令关闭二周,市镇显得冷清清。

拿坡市镇大部份商店休业,暂停2周防疫。
拿坡市镇大部份商店休业,暂停2周防疫。
拿坡诊疗所外,古邦巴素县居民排长龙等候冠病检测。
拿坡诊疗所外,古邦巴素县居民排长龙等候冠病检测。

不过,拿坡诊疗所反而很热闹,约500人在诊所内外排队,人人戴口罩等候冠病检测。

中国报记者到疫区巡察,发现州卫生局官车沿门逐户走动,通过扩音器传达防疫讯息,并促民众主动到诊所检查。

约500民众排长龙,等候检测。
约500民众排长龙,等候检测。
位于角头间扁担饭店,成了路过者注目焦店。
位于角头间扁担饭店,成了路过者注目焦店。
阅读更多

所提供资料有问题 47亿消费税退款未被归还

自6月22日至7月8日,政府已经退还14亿7000万令吉,但目前还有47亿6300万令吉未被退回。(档案照:欧新社)
财政部宣布,目前仍有47亿令吉的消费税退款,仍因技术问题而未被退回给国内企业。

财政部第二副部长莫哈末沙哈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古邦巴素国会议员阿米鲁丁有关消费税退款课题时说,鉴于政府在6月15日提出给特定企业提供“先退款,后稽查”,希望借此能够在具挑战性的经济情况下,给予企业帮助。

他说,自6月22日至7月8日,政府已经退还14亿7000万令吉,但目前还有47亿6300万令吉未被退回。

莫哈末沙哈指出,其中的原因是有关企业提供的银行户口资料不实,及有企业未能回应、未提供财政部所需的文件,也导致退款延后。

他说,政府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将所有款项退还给企业,并强调国盟政府不会拖延符合资格的消费税退款。

他也提出,国盟政府也将申请退款企业的类别从希盟执政期间的3个类别(5万令吉以下、5万至10万令吉、10万令吉以上),更改为10万令吉以下和10万令吉以上。

阅读更多

敦马将到沙巴助选 吁选民惩罚“政治青蛙”

马哈迪希望那些跳槽的议员,在选举期间会遭到人民拒绝。(档案照:透视大马)
前首相马哈迪将前往沙巴,参与对阵国盟的洲选举,并呼吁沙巴人惩罚“政治青蛙”。

他今日在大马开拓者基金会(Yayasan Perintis Malaysia)举办的一项网络研讨会上说,本身决定去沙巴,因为看到当地有贪污腐败的情况。

“有13名州议员已经离开执政党,并加入反对党。”

“为什么他们加入反对党?如果他们不认同政府的政策而离开,我们可以接受,但我们发现他们离开是因为他们受贿。”

他指出,本身领导希盟政府两年时,一直都致力于消除腐败。

“可悲的是,腐败情况现在却公然发生。那些跳槽议员就是因为钱而这么做,无论在沙巴还是马来西亚,这都是不健康的政治方式。”

“我希望那些跳槽的议员,在选举期间会遭到人民拒绝。因为他们不能被信任,他们的原则就是金钱,一旦拿到钱就会跳槽。”

阅读更多

净选盟向选委会请愿·让外州沙人邮寄投票

(亚庇2日讯)沙巴淨选盟2.0呼吁选举委员会在来临沙巴州选举,允许身在砂拉越和西马的沙巴人,以邮寄方式投票。

该组织今天发起网上请愿行动(https://bit.ly/UndiPos4Sabah),呼吁沙巴人不分性别、年龄、政治和社会经济背景,联署向选委会发出请愿。

请愿书提出5大理由向选委会作出请求:

(一)冠状病毒病疫情令有意履行选民职责的沙巴人增加额外负担,包括行动管制令导致收入减少,机票涨价,乘搭飞机或公共交通工具对健康带来风险。

若同机乘客确诊感染,则有可能被隔离14天,令更多沙巴人无法回家投票。

(二)投票是沙巴人作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权利,也让人民能够决定自己州属和国家的命运。若无法履行公民职责,则与1963年建国契约的精神背道而驰。

(三)由于严重缺乏就业、教育机会,沙巴比其他州属更多人,尤其年轻人被逼离开家乡到别处谋生。

(四)一直以来,即使没有冠病疫情,许多沙巴人都会因为经济不允许或无法请假,被逼放弃回家投票的机会;这样一来,似乎将沙巴人分为两个等级,即有投票权和没有投票权的沙巴人。

阅读更多

【敦马直播1】各族维持祖籍文化 敦马:马来西亚族群难打造

(吉隆坡2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由于大马各族群大多数维持祖籍国的语言、文化和所就读学校,这无法体现作为马来西亚人的特征,因此也很难打造马来西亚族群。

他指2020年宏愿成功缩减种族之间的收入差异,并将大马从农业社会转变成工业国家,却无法打造马来西亚族群。

马哈迪以美国为例,当他提出马来西亚族群概念时,他相信会打造一个如美国的国家:“虽然美国有多元种族,当他们(外来人)移民美国时,却以美国人自居……但大马人希望在语言、文化等方面保持与祖籍国的联系,这导致变得困难。”

他提到,尽管美国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是来自德国,但对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与德国作战。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在种族上可能是德国人,但他自认是美国人,并且与德国作战。

马哈迪昨晚在面簿一项谈论2020年宏愿的直播论坛中指出,各造需找出成为大马人意味着什么,同时必须忘记祖籍国。

“例如在马六甲时代,华人不会说华语,只说马来语,穿着马来服装。”

阅读更多

旺阿末:在沙拥强大实力·巫统应尊重土团自主权

 

旺阿末法依沙:巫统需尊重沙土团自主权。
旺阿末法依沙:巫统需尊重沙土团自主权。

(亚庇2日讯)土团党蒂迪旺沙区部主席旺阿末法依沙认为,巫统应该尊重土团党自主权及在沙巴的实力。

旺阿末法依沙也是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他昨晚上在新闻发布会说,土团在沙巴拥有强大实力,巫统不应出言伤人,破坏友党关系。

“土团党有自主权,内部商议之后,再与中央领袖及盟友会商,我们需要尊重沙巴自主权。”

沙巴土团党主席拿督哈芝芝诺透露,沙巴土团党有意竞选45个州议席,引起多名巫统领袖不满。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卡立诺丁形容,沙巴土团是由一群背叛者组成;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则呼吁土团党,不该妄想在沙巴州选举争夺多数席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2
阅读更多

邦莫达:巫统占大部分·沙国阵要攻所有州席

 

邦莫达(坐者中)宣布,沙巴巫统这次州选竞选的议席比上届只多不少。
邦莫达(坐者中)宣布,沙巴巫统这次州选竞选的议席比上届只多不少。

(亚庇2日讯)沙巴国阵今日准备在闪电州选中,竞选所有73个州议席,而且大部分选区由新人上阵。

邦莫达也是沙巴巫统主席。他今日主持沙巴巫统会议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这只是 沙巴国阵的初步决定,最终取决于沙巴国阵和国盟及其他政党协商结果。

沙巴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邦莫达今日宣布,由巫统、马华及沙巴人民团结党组成的沙巴国阵准备竞逐全部州议席,而考虑到巫统在更多选区有优势,巫统将竞选大部分议席。

2周内圈定候选人名单

“沙巴巫统这次竞选的议席比起上届有增无减,包括所有巫统传统选区。我们将在2周内圈定候选人名单,完成所有备战部署工作,估计参选的巫统候选人,新人占85至90%。”

“沙巴国阵将在1至2日内开会商讨应对闪电大选的合作策略,并鉴定各党欲攻打的选区。达成共识后,沙巴国阵将和国盟和其他政党商谈合作,讨论议席分配。”

慕沙仍是党员 夺权是个人行动

阅读更多

让美国心神不宁 华为TikTok究竟有何能力?

(北京2日讯)抖音国际版TikTok在美国已经命悬一线。特朗普星期五表示,最快可能于当地时间星期六就禁掉TikTok,这给传闻中的TikTok字节跳动与微软的谈判增加了更大压力,令字节跳动想继续持有一点股份或者多卖一点价钱都变得十分困难。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这的确是美国政府与高科技公司联手对TikTok的围猎和巧取豪夺。结果恐怕还要过几天才能见出最终分晓。

他说,狭义的国家安全肯定不是美国的最重要考虑,华为和TikTok所展现出的挑战美国高科技信息产业霸权的能力才是真正让华盛顿心神不宁的。如果说这也是国家安全,那么美国的国家安全就是与霸权划等号的。

“这里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我们只是看到了从美国政府到相关高科技巨头所表现出的丑陋。”

胡锡进说,受到TikTok最大冲击的是面簿公司,它的CEO扎克伯格成为了美国科技界要搞掉TikTok的最公开、最激进的推手。扎克伯格当初为了让面簿进入中国市场,曾极力讨好中方,如今他完全换了一张脸,在美国其他3家互联网巨头的CEO拒绝证实中方盗窃美国技术的时候,他公然宣称自己“有充分证据”中方那样干了。

阅读更多

民众紧急车道祈祷 大道公司:请停止这样做!

《中国报》2020年8月02日

(文冬2日讯)吉隆坡加叻大道(KLK)及东海岸大道(LPT1)特许经营公司ANIH有限公司吁请公路使用者,别在塞车中途停在紧急车道行祈祷,以免酿成意外事故。

该公司今日针对社交媒体周五流传一段“公路使用者在加叻大道32公里处紧急车道祈祷”的视频,发文告指出,在紧急车道履行祈祷可酿重大风险,摩哆骑士或车辆一旦驶入紧急车道,将会因为未有察觉有人在该处祈祷,随时酿成意外事故。

该公司希望驾驶人士忍耐,并规划行程时间,包括规划停留在休息站祈祷室履行祈祷的时间。

公司也促请民众在返回吉隆坡时,参考该公司建议的跨州回乡时间表,以减少面对塞车与交通拥挤现象。

另一方面,随着连假周一结束,以及游子启程返回工作岗位,加叻大道周日出现车龙,中午时分车龙长达32公里。

根据大道局发布的消息,在中午12时41分,从加叻收费站至文冬收费站出现17.7公里的车龙,由文冬收费站至武吉丁宜有14.6公里的车龙,收费站一带也堵塞,多车缓慢经过收费站。… 阅读更多

槟城积极吸引投资者 电气电子医疗器械为主要目标

槟城被誉为东方矽谷,电气和电子(E&E)行业是一个关键行业,医疗器械行业是再投资的目标领域。(档案照:透视大马)
在谈到新冠肺炎对槟城的影响时,槟城首席部长特别投资顾问兼投资槟城机构董事李家全透露,槟城正积极争取现有投资者再投资。

他向《透视大马》说:“我对槟城2020年的投资前景感到满意,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已经在这里的投资者进行再投资。”

“我们正在加倍努力推动再投资。”

槟城被誉为东方矽谷,电气和电子(E&E)行业是一个关键行业,医疗器械行业是再投资的目标领域。

根据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2020年第一季度投资报告,槟城在制造业的批准投资额位居第二,仅次于沙巴,占该国252亿4000万令吉的71亿令吉。

在这71亿令吉中,67亿令吉为外国投资,而国内投资仅为3亿2110万令吉。

2019年,槟州制造业在2019年的总投资额160亿9000万令吉,创下槟州史上最高的纪录,其中150亿令吉是外来直接投资(FDI)。

阅读更多

无法为全民和谐增值 阿兹敏或成国盟“鸡肋”

阿兹敏派系现在看起来很强大,因为它还没经过选举的考验。(档案照:透视大马)
柔佛巫统指出,阿兹敏派系的10名国会议员(也被称为G10),并没为全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 MN)增值。

柔佛巫统署理主席诺嘉兹兰告诉《透视大马》,由于阿兹敏派系在没有任何政党归属下行事,因此没有力量。

“面对大选,实力最强的是全民和谐阵线和土团党。阿兹敏派系现在看起来很强大,因为它还没经过选举的考验。

“他们没有政党,也无法加强全民和谐。他们正在寻找聚集的地方。”

这名内政部前副部长补充,对阿兹敏派系而言,席位分配的谈判也将很困难,因为其他政党很难让步。

诺嘉兹兰解释,要让伊斯兰党和巫统让步很难,因为两党存在时间更长,而且有望获得选民的支持,所以更具影响力。

“谁应该让步?全民和谐还是土团党,又或是阿兹敏派系?我希望中央在席位分配的讨论能考量到这一因素。”

阅读更多

当“至高无上”的马来社群被点名批评时……

在前首相纳吉SRC案件裁决前,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批评了马来人主权的意识形态。(档案照:透视大马)
前首相纳吉在SRC国际案的裁决,因国家领袖涉及巨额贪污,而引起了国内外人士的瞩目。

在案件裁决前,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批评了马来人主权的意识形态。

他对贪污的马来领袖愿意悔改而可被原谅,与非穆斯林领袖不同的说法嗤之以鼻。

不出所料,末沙布的批评引起了不满的声浪,尤其是在议会里的巫统领袖及网络的马来民族主义者,他们认为有关言论抹黑整个马来族群。

也就是说,污蔑整个地位较其他族群“至高无上”的族群。

末沙布也因此做出了至关重要的区分,直指未曾动摇的马来领导人过失,完全是他们的过错。

他暗指,社群不应该捍卫他们的领袖,更糟的是将他们视为榜样及英雄,否则等同于社群自取其辱。

自以为是,同时有道德立场容易受到贪婪动摇的领袖领导的社群不能引以为傲。

阅读更多

郑丁贤·谁主沙巴天下?


 

两年前的大选,我在沙巴实地观察,以华人聚集的亚庇为中心,远赴百公里以外汶莱马来人群居的西南沿海,然后转入卡达山人原乡的内陆,最后到苏禄∕巴夭人水乡的东海岸。

沙巴这么大。种族、宗教、血缘、地理、文化、城乡的差别,有各自的政治价值观,也有不同的政治取向,交织出一幅复杂的政治构图。

如果想用西马的思维来了解沙巴,以为沙巴政治只是西马政治的延伸或翻版,那可就犯了南橘北枳的谬误。

即使同一个族群,也有不同的群体,譬如,外人把原住民统称卡达山人,其实原住民有数十个不同族群,卡达山人只是最大的原住民群体,而卡达山人中又有杜顺人之分,卡达山人散布在沿海和城镇,杜顺人则在内陆为多。

西马人以为原住民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或是保留原始的泛灵信仰;实际上,半世纪的变迁以来,大约三分一的原住民已经改信伊斯兰。

西马的马来穆斯林,虽有地理和来源区分,但经过长期融合,同质性很高;不过,沙巴的穆斯林之间区隔相当明显,马来穆斯林和原住民穆斯林的宗教相同,但文化大不同;即使是马来穆斯林,又分为西海岸和东海岸两大阵营,西海岸主要是武吉斯、汶莱和卡达扬的传统马来人为主,东海岸则是巴夭和苏禄马来人的天下。

阅读更多